首页  小学 初中 高中 诗词 国学 文化 散文 经典全译 查字典 诗意朗读 古籍今译 国学大师


您现在的位置: 古诗文翻译网 >> 古典诗文教与学 >> 古诗文教学论坛 >> 正文

初中语文文言学习手册-导航 【最新版本,最新译文】—— 七上 七下 八上 八下 九上 九下

高中语文文言学习手册-导航【新版本,新译文】—— 必修一 必修二 必修三 必修四 必修五


  李白《静夜思》诗意图新解(陈炳)
【点击数:


    近沉疴住院,阿卢兄等挚友有送旧书报或画册的,以助笔者排遣难挨的苦日。期间偶翻到天津版的《石涛书画全集》一本,发现内有《李白??静夜思??诗意图》一轴,水墨纸本,纵23厘米,横16.4厘米(编者原题“唐人意图”),左侧落款处钤有长方白文“苦瓜”、正方白文“原济”两印,现藏故宫博物院。真是喜从天降,顿觉病痛减半!笔者寻觅此图原迹十多年,没想到却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说来也巧,今年正是唐代大诗人李白诞辰1310周年,际此喜获并重读国宝《??静夜思??诗意图》,倍感有意义与受启迪良多。前两年京沪报刊上不正是为了李白的《静夜思》一诗争论得热火朝天么!但众说纷呈,莫衷一是,结论难下。时笔者虽隔岸观火,然想法还是有的:如对一派将游子思乡的复杂情感活动——从“疑”到“举头”、从“举头”到“低头”——只局限于眠床上,试问游子脚不下床,或不去推开纸窗,乃至足不踱出户外,仅坐在床上“举头”能望得见月亮?笔者忆起明正德年间有首讽刺旧官吏祈神求雨的十七字诗:“太守出祷雨,万民皆喜悦。昨夜推窗看,见月!”好一个“推窗看,(才)见月”!可叹的是权威如《唐鉴赏辞典》(上海辞书社版)相应篇目由著名老教授撰写赏文,亦只是停留在床上“想着,想着,头渐渐地低了下去,完全浸入于沉思之中”这实难脱俗,毫无新意的解释,却于无意中陷入了对李白的“斗酒诗百篇”的、积极浪漫主义的“诗仙”抑或“仗剑去国,辞亲远游”风流才子的“侠”风格简单化,甚至是错位的表述。

    还是石涛比较了解李白的,他以人为本,也即从李白的本性出发,来营造这幅《??静夜思??意图》。先借用石涛在另一图上以王维句的题款“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这说的是石涛自己,因其要“搜尽奇峰打草稿”;但李白何尝不是如此?他更是“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始终飘然而来,翩然而往!石涛就是要抓住《静夜思》中的“静”,来凸显出李白洒落豁达的浑身“动”劲!石涛落款中有“用关仝法写出”,这可不能作等闲观:关仝是北方水墨山水画派佼佼者,但石涛不按北方山水作全景式构图,只在右下方占全图三分之一强处硬构斫出高山峻岭的一角山脉,杂木丛生,山坳里坐落两间简朴的屋宇;而特意留出一大片空白,突显秋高空旷、宁静致远,秋月高悬,分外明亮,清冷银光倾泻,大地白茫茫似霜铺,陡添野趣,为主人公(游子)深挚乡“思”(即心“动”)结构出形象的空间。细心的观者不难发现,第二间屋门已启开,门口有一人物在移动着!这暗示着:李白睡眼乍醒,将透窗月光疑作秋霜,不能确信,就披衣起床,先推窗望月仍不见,只能步出屋外,举头“才见一轮明月”远挂天际;但石涛不画月与人的具像,是在造“得之于像外”的妙境,诚如《图绘宝鉴》评关仝的山水“笔愈简而气愈壮,景愈少而意愈长”,这也正是他特“用关仝笔法”立意所在。

    然还不尽如此,从文艺心理学角度来探究:一个艺术家的素质、气质是客观存在的,而他的创作才能、个性和风格则与之有着内在的必然关联,于是就形成了典型性、稳定性的独特色彩。看来石涛是深究并摸透了李白的素质、气质及其《静夜思》的,不说他与李白的素质、气质是相近的,但他与画家关仝的素质、气质应该是相通的,否则不会在题款中独独表明“用关仝笔法”。此款却是“画龙点睛”之笔:因为关仝的笔法特色:“深造古淡,如诗中渊明,琴中贺若,非碌碌之画工所能知。”(《宣和画谱》卷十)而据查,“琴有《贺若》,最古淡,东坡云:‘琴里若能知贺若,诗中定合爱陶潜。’以贺若比潜,必高人。”(见《猗觉寮杂记》)这是石涛创《??静夜思??诗意图》巧存包蕴丰奥的玄机:陶潜“不能为五斗米折腰”,李白“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他们的素质、气质何其相通也!在石涛的心中,李白就是“高人”!他的《静夜思》堪媲美于最古淡天成的《贺若》与“无我之境”的陶!这也可辩味了往昔邵洵美曾谓李白“低头一看床下仅一双鞋”,自然“当思‘深闺梦里人’了”!有视作“妙解”,窃却不以为然,将李白离家远游的静夜思绪局限于“深闺情”,这也是对他远大政治抱负的解!

    最后,笔者以为石涛图上所录的《静夜思》:“牀头看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下钤有长方白文“苦瓜”、正方白文“原济”两印)当是最接近于李白之原创。查《全唐诗》原第3函第4册第165卷李白《静夜思》:第一句也作“牀前看月光”,连“牀”也相同,只是第三句“山月”与“明月”仅一字不同。这根本不同于清蘅塘退士所编《唐诗三百首》,竟将《静夜思》等定位为“家塾课本”,对诗中出现两个“明月”有的还叫好,因儿童需要“重复”,易上口、好记忆云云。但李白并不是在写儿歌,诗中的主角游子也绝非儿童!据说周作人曾为文正式指明:蘅塘退士编的《唐诗三百首》是“陋书”!钱锺书先生也认为蘅塘退士《唐三百首》是不值作“举例”的文本。临尾又获一信息,照录于下以作结:“现存最早的李白集刊本——宋蜀刻本《李太白文集》(此本据苏本翻刻,苏本刊行于元丰三年,即1080年)所载《静夜思》才是李白所写原始文本: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山月,低头思故乡。”(2009年12月《文史知识》,胥洪泉《李白??静夜思??的文本演变》)此当可供比较、佐证笔者开头对石涛图录《静夜思》原的认知基本是不错的。

  • 上一个教程:
  • 下一个教程:


  • 中国古代作家辞典  ☆ 小学古诗文初中古诗文高中古诗文古诗词大全中华句典宝库分类古诗主题诗词鉴赏














    【古诗文翻译网】 yw.eywedu.com ——传播经典文化,浸染心灵之德,绽放美丽人生
    【文言新视界,经典大舞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