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学 初中 高中 诗词 国学 文化 散文 经典全译 查字典 诗意朗读 古籍今译 国学大师


您现在的位置: 古诗文翻译网 >> 古典诗文教与学 >> 古诗文教学论坛 >> 正文

初中语文文言学习手册-导航 【最新版本,最新译文】—— 七上 七下 八上 八下 九上 九下

高中语文文言学习手册-导航【新版本,新译文】—— 必修一 必修二 必修三 必修四 必修五


  《战国策》“既祖,取道”句“既祖”新解
【点击数:


 李翔翥

 

内容摘要:《战国策·燕策三·燕太子丹质于秦亡归》有句云:“既祖,取道”。在众多的《战国策》选本中均对“祖”字做出人云亦云的解释,且对“既”字则置之不理,本文对“既祖”作出探究,拟作新解。

关键:“既”、“祖”、训诂

作者简介:李翔翥,河南省固始慈济高级中学语文教研组。

 

《战国策·燕策三·燕太子丹质于秦亡归》云:

太子及宾客知其事者,皆白衣冠以送之。至易水上,既祖,取道。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为变徵之声,士皆垂泪涕泣。又前而为歌曰:“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复为慷慨羽声,士皆目,发尽上指冠。于是荆轲遂就车而去,终已不顾

这段文字就是著名的“荆轲刺秦王”故事中“易水诀别”一节。其中“既祖,取道”的“既祖”一,似乎没有难懂或者未明的问题,但熟知的问题,不一定确知或深知,这里特提出来加以讨论。

 

一、“既祖”之“祖”

 

先说“既祖”之“祖”。

在众多的《战国策》选本中,对于“祖”字解说大多沿用南宋鲍彪的说法。

《战国策》(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版)、缪文远《战国策新校注》、诸祖耿编撰《战国策集注汇考》(增补本)及范祥雍《战国策笺证》四者注同,皆引鲍彪本云:“祖,行祭。”

其他的如:王守谦等《战国策全译》云“祖,指祭祀路神。”王锡荣等《战国策译注》、吴兆基等主编《战国策》皆云:“古时出行祭祀路神。”张清常《战国策笺注》云:“祖,祭祀名。出行时祭祀路神。”这四者其实是对鲍彪注的解释。

另有,何建章《战国策注释》云:“祖,古代饯行的一种隆重仪式,祭路神后,在路上设宴为人送行。故称饯行为‘祖道’。”这是对“行祭”的进一步引申发挥。

此外,中学教材给出的注释云:祖,临行祭路神,引申为饯行和送别。这是对鲍注的解释和何氏注释之兼采。

上述诸选本和中学教材均把“祖”解作“行祭”。其实这种解释是一笔令人瞀乱的糊涂账。我们一方面可以把“祖”视为一种祭祀名称,即“路神之祭”;另一方面也可以把“祖”看成一种祭祀行为或活动,即“出行时祭祀路神”或“临行祭路神”;以及由此引申的“祖道”、“祖路”和饯别、送别等。这种解释与文意未稳,殊不恰当。

我们认为“既祖”之“祖”当作名“行神或路神”解。

首先,根据语境,“既祖”与“取道”两句相俪,即“祖”与“道”相对,也可以看出“祖”当做名解。

其次,“祖”倘若作“行祭”解,即“出行时祭祀路神”或“临行祭路神”等,则“既”字就没有着落。

其实,早在先秦时期,远出临行之前祭祀路神的观念在人们的思想中根深蒂固,这种祭祀行为也是很普遍的现象,古人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弭灾祈福。

关于路神的来历,最早可追溯到东汉应劭,他在《风俗通义·祀典》云:《礼传》共工之子曰脩,好远游,舟车所至,足迹所达,靡不穷览,故祀以为祖神。

又,崔寔《四民月令》“正月”条本注:“祖,道神,黄帝之子曰累祖,好远游,死道路,故祀以为道神。”

又,《汉书·景十三王传·临江闵王荣》颜师古注:“昔黄帝之子纍祖好远游而死于道,故后人以为行神也。”

又,《文选·荆轲歌序》:“丹祖送于易水上。”李善注引崔寔《四民月令》曰:“祖,道神,祭祀以求道路之福。”

上述说法,虽人名有异,但可以看出:“祖”当为“祖神”、“道神”或“行神”无疑。

古人迷信以为,山、水、风、云等这些自然现象都有神灵存在,与此相类的“路”也当有神,故此出行对“祖”行祭,以求道路平安,无险无难。那么,荆轲赴秦谋刺,实为一件重大的军国机密和国家行为,上路之时,祭祀路神,祈求顺利,理所当然。其实,这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心理安慰和壮胆行为。

这种对“祖”行祭之行为,开始又称“軷祭”,《周礼》中就有记载。

《周礼》云:“大驭掌驭玉路以祀。及犯軷,王自左驭,驭下祝,登,受辔,犯軷,遂驱之。”

据郑玄《周礼注》及许慎《说文解字》可知:当王乘车出国都之门,便封土象山于路侧,以菩刍棘柏植于山上为神主,即为“軷”。杀牲祭之,祭毕,以车轹軷而去,即为“犯軷”。这样路神可保佑出行之人一路平安。 又,《·大雅·生民》云:载谋载惟,取萧祭脂,取羝以軷,载燔载烈,以兴嗣岁。毛传:“軷,道祭也。”郑笺:“取羝羊之体以祭神,自此而往郊。”

另外,在《礼记·祭法》中有天子七祀和诸侯五祀的所谓“国行”,大夫三祀和士二祀中则分别有“行” 的记载。孔颖达疏:“国行者,谓行神在国门外之西”。郑玄注:“行,主道路行作。”

由上可见,荆轲对“祖”行祭完全符合上述思想和行为,实为对路神行祭。这种对路神或行神——祖行祭之行为,在先秦典籍中恒见,兹举数例。如《仪礼·聘礼记》云:“出祖释軷。”胡培翚《仪礼正义》引盛氏云:“始行而祭曰祖。”

又,《左传·昭公七年》:“公将往,梦襄公祖。”杜预注:“祖,祭道神。”

又,《·大雅·烝民》云:“仲山甫出祖”。朱熹集传:“祖,行祭也。”

又,《·大雅·韩奕》云:“韩侯出祖,出宿于屠。显父饯之,清酒百壶。”孔颖达疏释“韩侯出祖”云:言韩侯出京师之门为祖道之祭。

又,《史记·五宗世家》云:“荣行,祖于江陵北门。”司马贞索隐:“祖者,行神,行而祭之,故曰祖也。”

上述诸例均可把“祖”作动解,即在道路上祭祀路神。

 

二、“既祖”之“既”

 

“既祖”之“既”,在中学课本以及所见的《战国策》译注本、集注本、汇考本、校注本、笺证本、考辨本等诸选本中,都无一例外的阙如不论。

明乎“祖”意,我们该讨论“既”字。首先,从该句所处的具体语言环境中,来推求这个“既”字所属的性。这节文字简明扼要地叙述了“易水诀别”这一悲壮场景。情节直线推进,步步紧逼,环环相扣,将荆轲送上谋刺的不归之路。该节可作如下压缩(其中主语略去):

送之。至易水,既祖,取道。击筑,和歌,垂泣。为歌,瞋目,指冠。就车

我们从上述排列的这些词语中可以看出:原文的句子经过节缩后都变成了动宾短语。根据古人行文讲求对称之美的原则,我们可以确定:其中的“既”字当作动无疑。据此,鄙见以为“既祖”之“既”当训为“祭”,“既祖”就是“祭祖”,即“祭祀路神”。

首先,在甲骨卜辞中“既”字有用为祭名之例。

如“既 龙甲。”(《乙》三二五二)

又,“既 (侑)王亥,告。”(《甲》一七四)

又,贞,告既 于夒于上甲。(《合集》1205

同样,卜辞中还有殷王对日行“既”祭之记录,见如下二辞。

7)于日,既?(《粹》四八五)

8)贞:于既日?二月(《明》六六八)

由上可见, “既”与“祭”之原始渊源关系。上古先民们由于对自然界的认识有限,因而以为太阳是神灵的象征,对太阳崇拜,对太阳进行祭祀。这里的“既”名或对日行“既”祭之礼,实质上就是一种祭祀名称或祭祀活动。

其次,在传世文献中“既”、“ 氣”、“ 餼”三字古书通用,因而我们可以认为“既祖”就是“ 氣祖”或“ 餼祖”。《论语》云:“肉虽多,不使胜食氣。”许慎《说文解字》“既”字条,引书证云:“论语曰:不使胜食既。”杨伯峻《论语译注》云:“既”、“ 氣”、“ 餼”三字古书通用。

关于三字古书通用,文献有徵:《说文·米部》云:氣,馈客刍米也。《春秋传》曰:“ 齊人來氣諸侯。 ,氣或从既。餼,氣或从食。”而今本《左传·桓公十年》作“齊人餼諸侯。”故此,段玉裁《说文解字注》云:“許所據作‘氣’。左丘明述《春秋傳》以古文,於此可見。”

又,朱骏声《说文通训定声》云:“既,叚借为餼。”

又,王筠《说文句读》云:氣、 既一字。

又,《礼记·中庸》:“日省月试,既廪称事,所以劝百工也。”郑玄注:“既,读为餼。”

又,《仪礼·聘礼》:“日如其饔餼之數。”郑玄注:“古文既爲餼。”   

上述情况表明:其一,“既”、“ 氣”、“ 餼”三字古书通用字。其二,“既”当为较早出现字,常假借为“餼”。其三,“ 氣”、“ 餼”为古今字。

所以,清代金石学家吴云《两垒轩彝器图录·齐侯中罍》云:“戴氏东原曰:既即餼字。段式懋堂曰:三既字皆 之省文。窃谓古止作既,既 古今字,氣、餼通用字。”  

既然“既”、“ 氣”、“ 餼”三字古书通用,那么“既”字常假借为“餼”的“ 餼”字到底何意?

据《说文》云:“氣,馈客刍米也。”由“氣”孳乳而来的“ 餼”字意义为生牲,文献有据:

《左传·桓公六年》:“齐人馈之餼。”《左传·桓公十四年》:“曹人致餼。”杜预注:“孰曰饔,生曰餼。”

又,《礼记·聘礼》:“归饔餼五牢。”郑玄注:“牲杀饔曰,生曰餼。”《大戴礼记·朝事》:“致饔餼。”王聘珍解诂同郑玄注。

又,《论语·八佾》:“子贡欲去告朔之餼羊。”何晏集解引郑玄注曰:“牲生曰餼。”

又,《国语·周语中》:“膳宰致饔,廩人獻餼。” 韦昭注:“生曰餼,禾米也。”

所以,温少峰、 袁庭栋两先生在《殷墟卜辞研究——科学技术篇》中指出:“既”字读为“ ”,义为“食生也”(《集韵》)。也可读为“餼”。《礼记·中庸》:“既廪称事”,注:“既读为餼。”《左传·僖公三十三年》:“唯是脯资,餼牵竭矣。”杜注:“生曰餼,牵谓牛羊豕。”《释文》曰:“牲腥曰餼,牲生曰牵。”可见,以杀后未熟之生肉祭神,就叫“餼”、“ ”,也就是“既”。

我们从上述征引的文献中可以看出:“氣”由所谓的“馈客之刍米”,发展到赠送人的粮食或饲料,最后到赠送人的活的牲口或生肉。也即从低级的刍米,渐次到粮食或饲料,最后到肉食品。这里面有一个从低级到高级的发展过程,体现了上古社会发展水平和赠与物的逐渐提高。《左传·成公十三年》云:”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祀有执膰,戎有受脤,神之大节也。现在将这种馈赠人的活动转移到神灵身上,也就是对神灵献祭,即从开始的刍米到牲口或生肉。从而达到“祭”字的真实内涵。所以《说文》“祭”字条云:“祭祀也。从示,以手持肉。”就是说祭祀鬼神,用手拿着肉供奉神前。

最后,我们从“既”与“祭”的古音上来看,“既”属见纽物部,“祭”属精纽月部。见精为准双声,物月为旁转。戴震在《转语·序》云:“古声同纽之字,义多相近。”故此,“既”训为“祭”较为妥帖。

另外,“既”与“祭”同义连言之例,旧籍习见,兹举数例。如《尔雅注疏》:“祭天曰燔柴,注:既祭,积薪烧之。祭地曰瘗薶。注:既祭,埋藏之。”

又,《释名》:“必取是隅者,礼,既祭,改设馔于西北隅,令撤毁之,示不复用也。”

又,《汉书·扬雄传》:“其三月,将祭后土,上乃帅群臣横大河,湊汾阴。既祭,行游介山,回安邑,顾龙门,览盐池,登历观,陟西岳以望八荒,迹殷周之虚,眇然以思唐虞之风。”

又,元人吴师道在《战国策校注》云:“《毛传》:祖而舍軷,饮酒于其侧曰饯。”《疏》:“軷,谓祭道路之神,封土为山象,伏牲其上。既祭,处者饯之。饮毕,乘车轹之而去。”

又,王先谦《〈释名疏证〉补》云:“《公羊僖公三十一年传》疏引孙炎《尔雅注》云:‘既祭,披磔其牲,似风散也。’”

综上,我们无论从“既”字的古音和语法,还是从“既”字语义的名实两个方面考察,也就是祭祀之形式以及祭祀之内容,我们均可以得出“既”与“祭”的密不可分关系。“既”当训为“祭”,“既祖”即“祭祖”。

 故此,“既祖,取道”可译为:祭祀路神(或祖神),走上(赴秦谋刺的)道路。

 

    参考书目:

1.许慎《说文解字》中华书局,1963.

2.段玉裁《说文解字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

3.朱骏声《说文通训定声》武汉古籍书店,1983.

4.王筠《说文句读》中国书店,1983.

5.王力《同源字典》商务印书馆,1982.

6.唐作藩《上古音手册》江苏人民出版社,1982.

7.《汉语大字典》湖北、四川辞书出版社,1990.

8.《汉语大词典》上海汉语大典出版社,1994.

9.《古文字诂林》上海教育出版社2004.

10.郭沫若《甲骨文合集》中华书局,1983.

11.胡厚宣《甲骨文合集释文》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

12.杜预《春秋经传集解》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

13.孔颖达《春秋左传正义》中华书局,1980.

14.陆德明《经典释文》中华书局,1983.

15.马瑞辰《毛传笺通释》中华书局,1989.

16.孙诒让《周礼正义》中华书局,1987.

17.胡培翚《仪礼正义》江苏古籍出版社,1993.

18.孙希旦《礼记集解》中华书局,1989.

19.王聘珍《大戴礼记解诂》中华书局,1983.

20.刘宝楠《论语正义》中华书局,1990.

21.程树德《论语集释》中华书局,1990.

22.杨伯峻《论语译注》中华书局,2004.

23.司马迁《史记》中华书局,1959.

24.班固《汉书》中华书局,1962.

25.《国语》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

26.《战国策》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

27.缪文远《战国策新校注》巴蜀书社,1987.

28.缪文远《战国策考辨》中华书局,1984.

29.诸祖耿《战国策集注汇考》(增补本)凤凰出版社,2008.

30.范祥雍《战国策笺证》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

31.王守谦等《战国策全译》贵州人民出版社,1992.

32.王锡荣等《战国策译注》吉林文史出版社,1998.

33.吴兆基《战国策》时代文艺出版社,2001.

34.张清常《战国策笺注》南开大学出版社,1993.

35.王延栋《战国策典》南开大学出版社,2001.

36.何建章《战国策注释》中华书局,1991.

37.崔寔《四民月令》石声汉校注 中华书局,1965.

38.《文选》中华书局,1977.

39.《风俗通义校注》王利器 中华书局,1981.

40.《风俗通义校释》吴树平 天津人民出版社,1980.

41.《中国风俗通史》上海文艺出版社,2003.

42.傅亚庶《中国上古祭祀文化》东北师大出版社,1999.

43.《殷墟卜辞研究——科学技术篇》温少峰 袁庭栋著 四川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83.

44.王先谦《〈释名疏证〉补》上海古籍出版社,1984.

45.朱祖延《尔雅诂林》湖北教育出版社,1998.

  • 上一个教程:
  • 下一个教程:


  • 中国古代作家辞典  ☆ 小学古诗文初中古诗文高中古诗文古诗词大全中华句典宝库分类古诗主题诗词鉴赏














    【古诗文翻译网】 yw.eywedu.com ——传播经典文化,浸染心灵之德,绽放美丽人生
    【文言新视界,经典大舞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