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目录页下一页
田敬仲完世家第十六


  支菊生 译注
  【说明】公元前386年,齐国世卿田和取代了姜姓国君,成为齐国的新主,从此齐国就由姜姓国变为田姓国。田氏先祖最早来到齐国的是田完(即陈完),他的谥号是敬仲,因名本篇为《田敬仲完世家》,简称《田完世家》。史书又常称此后的齐国为田齐,所以也称本篇为《田齐世家》。
  齐国在春秋时就是个强国,春秋后期渐趋衰落,但根基并未动摇,所以田氏代齐之后,很快又成了战国时代的强国。本篇前半主要记述田氏代齐的过程,以简短记事为主。后半则使用以人物代记事的方法,既突出了人物,又完成了记事任务,一举两得。
  齐威王是本篇中较为突出的人物,作者选择了几个重要事例表现了他的不同寻常。一是严明赏罚。对即墨大夫的重赏,对阿大夫的烹杀,一举震慑了全国,官吏们不敢再文过饰非,使齐国大治。二是重用贤才。文中记述了一段齐威王与梁惠王的谈话,梁惠王以有十枚照夜珠自诩,而齐威王却把自己的贤臣良将视如珍宝,鲜明的对比,突出了齐威王对人才的重视。三是善于听取臣下意见。威王和邹忌议论鼓琴与治国,同大臣讨论是否救赵等,都表现了他的这个特点。
  齐宣王是齐国的又一位重要人物。这里突出了他的两件大事,一是任用田忌、孙膑,大败魏军于马陵,使齐国威震一时;二是“喜文学游说之士”。这第二件事是中国文化史上的盛举。齐宣王对文学游说之士“皆赐列第,为上大夫”,让他们“不治而议论”,使稷下先后集中了学士“数百千人”,临淄成了战国时期的文化中心,对百家争鸣起了促进作用。齐宣王对文化史的这一贡献是应该肯定的。
  齐湣王是本篇记述的另一个重点。他曾有过一番作为,放弃东帝的称号,征讨宋国的暴君等,都提高了齐国的威望。但他骄傲轻敌,燕相乐毅率五国军队来攻,齐国几乎灭亡。这次惨败使齐国一蹶不振,虽有襄王五年时的田单复齐,但齐国的衰亡已无法挽回了。
  本篇还涉及到一些有名的历史人物,邹忌是着墨较多的一个。他通过鼓琴与齐威王论治国之道,淳于髡(kūn,昆)讽以微言,他能应答如响,都显示出他具有辅国的大才。但他当权后却使用不光彩的手段陷害田忌,又表现了他的权势欲。其他人物虽着墨不多,也都各具特色。
  篇末,太史公认为,田氏代齐“非必事势之渐然”,而似乎是在遵循着当初占卜的预兆。既否定历史发展的趋势,又宣扬迷信,古今不少学者对此予以批评是完全应该的。


  陈完是陈厉公陈他(tuō,托)的儿子。完初生的时候,周太史正好路过陈国,陈厉公请他给陈完卜卦,卜得的卦是《观卦》变为《否(pǐ,匹)卦》,太史说:“卦辞的意思是:观看国家的风俗民情,利于做君王的上宾。这是说他将取得陈国君位拥有国家吧?也许是不在陈国而在他国吧?或者是不应验在他人身上,而应验在他的子孙身上。如果是在他国,必定是姜姓国。姜姓是帝尧时四岳的后代。事物不可能是两个同时强大,陈国衰落后,他这一支将要昌盛起来吧!”
  厉公是陈文公的小儿子,他的母亲是蔡国女子。文公去世后,厉公的哥哥陈鲍即位,这就是桓公。桓公和弟弟陈他不同母。趁桓公生病的时候,蔡国人替陈他杀死了公陈鲍和太子陈免,立陈他为君,这就是厉公。厉公即位以后,娶蔡国之女为妻。这个蔡女和蔡国人通奸,常常回蔡国去,厉公也经常去蔡国。桓公的小儿子陈林怨恨厉公杀死了他的父兄,就让蔡国人诱骗厉公并把他杀了。陈林自立为国君,这就是庄公。所以陈完不能立为国君,只是陈国大夫。厉公的被杀,是由于为淫乱而出国,所以《春秋》里说“蔡人杀陈他”,这就是指责他的罪恶。
  庄公去世后,弟弟杵臼即位,这就是陈宣公。宣公二十一年(前672),杀死了太子御寇。御寇和陈完相友爱,恐怕灾祸牵连到自己,所以陈完逃奔齐国。齐桓公想要任他为卿,他推辞说:“我这个寄居在外的小臣有幸能够免除种种负担,已经是您给我的恩惠了,不敢再担当这么高的职位。”齐桓公让他任管理百工的工正。齐懿仲想把女儿嫁给陈完为妻,为此事进行占卜,占卜的结果说:“这叫做凤凰飞翔,和谐的鸣声锵锵。有妫(guī,归)氏的后代,将在姜氏那里成长。五代之后就要昌盛,和正卿的地位一样。八代之后,地位之高没人比得上。”他终于把女儿嫁给陈完为妻。陈完逃到齐国的时候,齐桓公已在位十四年了。
  陈完去世后,谥号是敬仲。敬仲生了稺(zhì,志)孟夷。敬仲到齐国之后,把陈氏改为田氏。
  田稺孟夷生了湣孟庄,田湣孟庄生了文子须无。田文子侍奉齐庄公。
  晋国大夫栾逞在晋国作乱,逃奔到齐国来,齐庄公给他优厚的待遇。晏婴和田文子劝谏,庄公不听。
  田文子去世,他生的儿子是桓子无宇。田桓子无宇有力气,侍奉齐庄公,很受宠信。
  无宇去世,他生的儿子是武子开和釐(xī,西)子乞。釐子田乞侍奉齐景公,是大夫,他向百姓征收赋税时用小斗收进,赐给百姓粮食时用大斗,暗中向百姓施以恩德,而齐景公也不加禁止。因此田氏得到齐国的民心,他们家族越来越强大,百姓心向田氏。晏子多次向景公进谏,景公不听。不久晏子到晋国出使,他与叔向私下里说:“齐国的政权最终要归到田氏的手里呀。”
  晏婴去世后,范氏和中行氏在晋国反叛。晋国加紧追击他们,范氏和中行氏向齐国请求借粮,田乞想作乱,要在诸侯中结党,于是对齐景公说:“范氏和中行氏多次对齐国有恩德,齐国不能不救他们。”齐国就派田乞去救援,并且给他们送去了粮食。
  齐景公的太子死了,景公有个宠姬叫芮子,芮子生的儿子叫荼。景公生病时,让他的宰相国惠子和高昭子立儿子荼为太子。景公去世后,高、国两位宰相立荼为国君,这就是晏孺子。可是田乞不高兴,想立景公的另一个儿子阳生。阳生平时和田乞关系很好。晏孺子即位后,阳生逃奔鲁国。田乞假装侍奉高昭子和国惠了,每次上朝都替参乘在车上陪侍。并且说:“起初各位大夫都不想立孺子。孺子即位后,您两位任宰相,大夫们人人自危,图谋作乱。”田乞又骗大夫们说:“高昭子很可怕呀,趁他还没动手我们先干吧!”大夫们都依从他。田乞、鲍牧和大夫们领兵进入宫廷,攻击高昭子。昭子听说后,与国惠子去救国君。国君的军队失败了。田乞的部下去追国惠子,惠子逃到莒(jǔ,举),于是又返回去杀高昭子。晏婴的儿子晏圉(yǔ,雨)逃奔鲁国。
  田乞派人到鲁国,迎回阳生。阳生回到齐国,藏在田乞家中。田乞邀请大夫们说:“田常的母亲有祭祀后留下的酒食,请各位赏光来聚会饮酒。”大夫们都来田氏家饮酒。田乞把阳生装在口袋里,放在中央的座位上,饮宴中,田乞打开口袋,放出阳生,他说:“这才是齐国的国君呀。”大夫们都俯身拜见。即将订盟拥立阳生,田乞编谎话说:“我是与鲍牧合谋一起拥立阳生的。”鲍牧怒冲冲地说:“大夫们忘记景公的遗命了吗?”大夫们想反悔,阳生就叩头说:“看我可以就立我,不可以就算了。”鲍牧恐怕灾祸落到自己身上,就重新说:“都是景公的儿子,怎么不可以呢!”终于在田乞家中立阳生为国君,这就是悼公。于是派人把晏孺子迁到骀,并且杀死了孺子荼。悼公即位后,田乞任宰相,独揽齐国政权。
  四年之后,田乞去世,他的儿子田常接替了职位,这就是田成子。
  鲍牧和齐悼公不和,杀死了悼公。齐国人共同拥立悼公的儿子壬,这就是简公。成子田党与监止一起任左右相,辅佐简公。田常心中忌妒监止,因为监止受简公宠信,他的权力不能除去。于是田常就重新使用他父亲釐子的措施,用大斗把粮食借出,用小斗收回。齐国人唱歌颂扬他说:“老太太采芑(qǐ,起)菜呀,送给田成子!”齐国大夫上朝,御鞅向简公进谏说:“田常、监止不可两立,请君主来选择吧!”简公不听。
  子我是监止的同族,平时与田氏不和。田氏的远房同族田豹侍奉子我而受宠。子我说:“我想把田氏的直系子孙都杀光,让你来接续田氏宗族。”田豹说:“我只是田氏的远房啊。”子我不听。不久田豹对田氏说:“子我将要诛灭田氏,如果田氏不先下手,灾祸就要来了。”子我住在简公的宫里,田常兄弟四人也乘车到了宫中,想杀了我。子我闭门。简公正与宠妃在檀台饮酒作乐,就想攻打田常。太史子余说:“田常不敢作乱,他是要为国除害。”简公才停止了。田常出宫后,听说简公发努,恐怕自己要被杀,想出外逃亡。田子行说:“迟疑不决,是事业的大敌。”田常于是攻击了我。子我率领他的部下进攻田氏,不能取胜,只能外出逃亡。田氏的部下追赶并杀死了子我和监止。
  简公出逃,田氏的部下追到徐州把简公捉住了。简公说:“早听御鞅的话,也不会受到这样的灾难。”田氏的部下恐怕简公恢复君位后会杀他们,就把简公杀了。简公即位四年被杀。于是田常让简公的弟弟骜即位,这就是平公。平公即位后,任田常为宰相。
  田常杀了简公以后,害怕各国诸侯联合诛杀自己,就把侵占鲁国、卫国的土地全部归还。西边同晋国、韩氏、魏氏、赵氏订约,南方与吴国、越国互通使臣,建立功德,施行赏赐,亲近百姓,因此齐国重又安定。
  田常对齐平公说:“施行恩德是人们所希望的,由您来施行;惩罚是人们所厌恶的,请让臣去执行。”这样做了五年,齐国的政权都归田常把持了。于是田常把鲍氏、晏氏、监止和公族中较强盛的全部诛杀了,并分割齐国从安平以东到琅邪的土地,作为自己的封地。他的封地比齐平公享有的邻地还要大。
  田常挑选身高七尺以上的齐国女子做后宫姬妾,姬妾达一百多人,并且让宾客侍从随便出入后宫,不加禁止。到田常去世的时候,姬妾生下七十多个儿子。
  田常去世后,他的儿子襄子田盘接替他的职位,任齐国宰相。田常的谥号是成子。
  田襄子做齐宣公宰相后,晋国韩、赵、魏三家杀死知伯,瓜分了他的领地。襄子也让他的兄弟和本族人都去做齐国大小城邑的大夫,与三晋互通使臣,几乎已经拥有齐国。
  襄子去世后,他的儿子庄子田白继承父位。田庄子辅佐齐宣公。宣公四十三年(前413),齐国进攻晋国,攻毁黄城,围困阳狐。第二年,进攻鲁城、葛邑和安陵。再一年,夺取鲁国一城。
  田庄子去世后,他的儿子太公田和继承父位。田太公辅佐齐宣公。宣公四十八年(前408),齐国夺取鲁国的郕(chég,成)城。第二年,齐宣公与郑国人在西城相会。齐国攻伐卫国,攻占了(guàn,贯)丘。宣公五十一年(前405),齐宣公去世,田会在廪丘反叛。
  齐宣公去世后,他的儿子康公贷即位。贷即位十四年,沉溺于酒色,不理政事。太公田和就把他迁到海滨,只给一座城做食邑,以便供给对其祖先的祭祀。第二年,鲁军在平陆打败齐军。
  再过三年,齐太公田和与魏文侯在浊泽相会,请求成为诸侯。魏文侯就派使臣报告周天子和各国诸侯,请求立齐相田和为诸侯,周天子准许这一请求。齐康公十九年(前386),田和正式成为齐侯,列名于周朝正室,开始纪元年。
  齐侯太公田和在位二年去世,他的儿子桓公田午即位。桓公午五年(前380),秦国、魏国进攻韩国,韩国向齐国求救。齐桓公田午召集大臣商议说:“早去救它好,还是晚去救它好?”驺(zōu,邹)忌说:“不如不救。”段干朋说:“如果不救,韩国失败就要并入魏国,不如去救它。”田臣思说:“您的计谋错了!秦、魏进攻韩国,楚、赵一定去救它,这是上天把燕国送给齐国。”桓公说:“好极了!”于是暗中告诉韩国使者一定去援救,并把它送走。韩国自以为得到了齐国的救兵,因而与秦、魏交战。楚赵两国知道以后,果然发兵救援。齐国趁机出兵袭击燕国,占领了桑丘。
  桓公六年,援救卫国。桓公去世,他的儿子威王因齐即位。这一年,原来的齐康公去世,断绝了后代,封地都归田氏所有。
  齐威王元年(前378),三晋趁齐国有丧事来进攻灵丘。三年,韩、赵、魏灭晋后并瓜分了它的土地。六年,鲁国进攻齐国,攻入阳关。晋国进攻齐国,打到博陵。七年,卫国进攻齐国,夺取薛陵。九年,赵国进攻齐国,占领甄(juàn,倦)城。
  威王开始即位以来,不理国事,把政事交给卿大夫办理,九年之间,各国诸侯都来讨伐,齐国人不得太平。于是威王召见即墨大夫对他说:“自从您治理即墨,毁谤您的言论每天都有。可是我派人到即墨视察,田野得到开发,百姓生活富足,官府没有积压公事,齐国的东方因而得到安。这是由于您不会逢迎我的左右以求得赞扬啊!”于是,封给他一万户食邑,又召见阿城大夫对他说:“自从你治理阿城,赞扬你的话每天都能听到。可是我派人到阿城视察,田野荒废,百姓贫苦。从前赵军进攻甄城,你未能援救。卫国夺取薛陵,你也不知道。这是你用财物贿赂我的左右来求得赞扬吧!”当天就烹杀了阿城大夫,并把左右曾经吹捧过他的人也都一起烹杀了。于是发兵往西边进攻赵、卫,在浊泽打败魏军并围困了魏惠王。魏惠王请求献出观城来讲和。赵国人归还了齐国的长城。于是齐国全国震惊,人人都不敢文过饰非,努力表现出他们的忠诚。齐国得到很好的治理。诸侯听到以后,不敢对齐国用兵有二十多年。
  驺忌子由于善弹琴而进见齐威王,威王很喜欢他,并让他住在宫中的右室。没多久,威王正在弹琴,驺忌子推门就进来说:“琴弹得好极了!”威王突然不高兴,离开琴手按宝剑说:“先生只看到我的样子,还没有认真观察,怎么能知道弹得好呢?”驺忌子说:“大弦缓慢并且温和,这是象征国君;小弦高亢明快并且清亮,象征宰相;手指勾弦用力,放开舒缓,象征政令;发出的琴声和谐,大小配合美妙,曲折不正之声而不相干扰,象征四时:我由此能知道您弹得好。”威王说:“你很善于谈论音乐。”驺忌子说:“何止是谈论音乐,治理国家和安抚人民都在其中啊!”威王又突然不高兴说:“如果谈论五音的调理,我相信没有比得上您的。如果是治理国家和安抚人民,又怎么能在琴弦之中呢?”驺忌子说:“大弦缓慢并且温和,象征国君;小弦高亢明快并且清亮,象征宰相;勾弦用力但放开舒缓,象征政令;弹出的琴声和谐,大小配合美妙,曲折不正之声不相干扰,象征四时。回环往复而不乱,是由于政治昌明;连贯而轻快,是由于保了将亡之国:所以说琴音调谐就能保天下太平。治理国家和安抚人民,没有比五音的道理更相像的了。”威王说:“好极了。”
  驺忌子进见威王才三个月就接受了相印。淳于髡见了他说:“您真会说话呀!我有些浅薄的相法,愿在您面前陈述。”驺忌子说:“恭敬地接受教诲。”淳于髡说:“侍奉国君能周到无误,你的身名就都能兴盛;如果稍有不周或失误,身名都要毁灭。”驺忌了说:“恭敬地接受指教,我要把您的话谨记在心。”淳于髡说:“用猪油涂抹棘木车轴,是为了使它润滑,然而,如果轴孔是方形的就无法转动。”驺书子说:“谨受指教,我要小心地在国君左右侍奉。”淳于髡说:“拿胶粘用久了的弓干,是为了粘合在一起,然而胶不可能把缝隙完全合起来。”驺忌子说:“谨受指教,我要使自己依附于万民。”淳于髡说:“狐皮袄即使破了,也不能用黄狗皮去补。”驺忌子说:“谨受指教,我要小心地挑选君子,不让小人混杂在其中。”淳于髡说:“大车如果不较正,就不能正常载重;琴瑟不把弦调好,就不能使五音和谐。”驺忌子说:“谨受指教,我要认真制订法律并监督奸猾的官吏。”淳于髡说完后,快步走出,到门外对他的仆人说:“这个人,我对他说了五条隐语,他回答我就像回声的响应一样,这个人不久必定要受封啊!”过了整一年,威王把下邳封给驺忌子,封号是成侯。
  威王二十三年,齐王与赵王在平陆相会。二十四年,齐王与魏王在郊外一起打猎。魏王问道:“大王也有宝物吗?”威王说:“没有。”魏王说:“像寡人的国家这样小,也还有能照亮前后各十二辆车的直径一寸的夜明珠十颗,齐国这样的万乘之国怎么能没有宝物呢?”威王说:“寡人当作宝物的与大王不同。我有个大臣叫檀子的,派他镇南城,楚国人就不敢向东方侵犯掠夺,泗水之滨的十二诸侯都来朝拜。我有个大臣叫盼子的,派他镇守高唐,赵国人就不敢到东边的黄河里捕鱼。我有个官吏叫黔夫的,派他镇守徐州,燕国人就到北门祭祀,赵国人就到西门来祭祀,以求神灵保佑不受攻伐,搬家去追随他的有七千多家。我有个大臣叫种首的,派他戒备盗贼,结果就道不拾遗。这些都将光照千里,岂只是十二辆车呢!”魏惠王心中惭愧,败兴离去。
  威王二十六年,魏惠王包围邯郸,赵国向齐国求救。齐威王召集大臣商议说:“救赵好还是不救赵好?”驺忌子说:“不如不救。”段干朋说:“不救就是不义,并且对我们不利。”威王说:“为什么呢?”段干朋回答说:“魏国并吞邯郸,这对齐国有什么好处呢?如果救赵,军队驻在赵国郊外,这就使赵国不被攻伐而魏军也会完好无损。所以不如向南进攻魏国的襄陵使魏军疲惫,邯郸即使被攻下,我们也可以利用魏国的疲惫使它受挫。”威王听了他的计谋。
  后来成侯驺忌与田忌关系不好,公孙阅对成侯驺忌说:“您为什么不考虑伐魏?那样,田忌一定领兵。如果战胜有功,那是您的计谋正确;如果打不胜,田忌不是向前死战就是向后败北,他的命就在您的手里了。”于是成侯向威王建议,派田忌南攻襄陵。十月邯郸被攻克,齐国趁机起兵进攻魏军,在桂陵大败魏军。于是齐国成为诸侯中最强的国家,自称为王,来号令天下。
  威王三十二年,威王杀了他的大夫牟辛。
  威王三十五年,公孙阅又对成侯驺忌说:“您为什么不让人拿黄金十斤到街上去占卜,说‘我是田忌的人。我们三战三胜,声威满天下。想要做大事,是吉利还是不吉利?’”问卜的人走了以后,就派人逮捕为他占卜的先生,在威王那里验证问卜之辞,田忌听说之后,就率领他的部下袭击临淄,捕捉成侯,没有取胜就逃跑了。
  威王三十六年,齐威王去世,他的儿子宣王辟彊即位。
  宣王元年(前342),秦国任用商鞅。周天子把霸主的称号送给秦孝公。
  宣王二年,魏国进攻赵国。赵国与韩国友好,一起攻打魏国,赵国不利,在南梁战败。宣王召回田忌恢复他原来的职位。韩国向齐国求救。宣王召集大臣商议说:“早去救援好还是晚去救援好?”驺忌子说:“不如不救。”田忌说:“如果不救,韩国就要失败而并入魏国,不如早去援救它。”孙膑说:“如果韩、魏的军队尚未疲惫就去援救,那就是我们代替韩国受魏军的攻击,回过头来反倒听从韩国的指挥。况且魏国已有攻破韩国的打算,韩国就要亡国,必定要到东边来向齐国告求救兵。我们趁机与韩国结下亲密的关系,又可晚一些去利用魏军的疲惫,这样就能有更大的利益并得到受人尊敬的名声。”宣王说:“很好。”于是暗中告诉韩国使者并把他送走。韩国由于依仗齐国救援,结果五战都失败了,只好向东把国家托付给齐国。齐国趁势出兵,派田忌、田婴为统帅,孙膑为军师,进击魏国以救援韩、赵,并在马陵大败魏军,杀死魏将庞涓,俘虏了魏太子申。此后,三晋的君主都由田婴引见,在博望朝拜齐王,盟誓之后离去。
  宣王七年,齐王与魏王在平阿以南相会。第二年,又在甄城相会。魏惠王去世。再一年,齐宣王与魏襄王在徐州相会,诸侯互相称王。宣王十年,楚军包围齐国的徐州。十一年,齐国与魏国攻伐赵国,赵国决黄河水淹齐国、魏国的军队,齐、魏退兵。十八年,秦惠王称王。
  宣王喜爱博学和能言善辩的士人,像驺衍、淳于髡、田骈、接予、慎到、环渊一流的七十六人,都赐给府第,封为上大夫,让他们不处理政事而专门议论学术。因此齐国的稷下学士又多起来了,将近数百以至上千人。
  宣王十九年,齐宣王去世,他的儿子湣王田地即位。
  湣王元年(前323),秦国派张仪与各国执政大臣在啮(niè,聂)桑相会。三年,湣王把田婴封在薛。四年,湣王从秦国迎娶他的夫人。七年,齐国与宋国攻打魏国,在观泽把魏军打败。
  湣王十二年,齐国攻打魏国。楚国围攻韩国的雍氏,秦国打败楚将屈丐。苏代对楚国大臣田轸说:“臣有事愿拜见您,这件事非常完满,会使楚国对您有利,成功了是福,不成功也是福。今天我站在门口,有人说到魏王曾对韩冯(píng,平)、张仪说:‘煮枣将要失陷,齐军又来进犯,您二位来救寡人就可以不败;不来救寡人,寡人就无能为力了。’这只是婉转之辞。秦、韩的军队不向东救魏,十几天之后,魏国就要转变策略,韩国追随秦国,秦国驱逐张仪,拱手侍奉齐、楚,这样,您的事就成功了。”田轸说:“怎么才能使秦、韩军队不向东进呢?”苏代回答说:“韩冯救魏的言辞,一定不会对韩王说‘我是为了魏国’,必定说‘我将用秦、韩的兵力向东打退齐、宋,我趁势聚合三国的军队,利用屈丐战败后的疲备,向南要求楚国割地,韩国失去的旧地一定能全部收回。’张仪救魏的言辞,一定不会对秦王说‘我是为了魏国’,必定说‘我将用秦、韩的兵力向东抵挡齐、宋,我将聚合三国的军队,趁屈丐战败后的疲惫,向南要楚国割地,名义上是为保存将亡的国家,实际上是攻伐三川之后返回来,这是王者的事业。’您让楚王给韩国土地,让秦国控制两国议和,您对秦王说‘请让楚国给韩国土地,而大王可以在三川一带施逞威风,韩国的军队没有动用就从楚国得到了土地。’韩冯向东发兵的言辞会怎样对秦国说呢?他说‘秦国不用兵就得到了三川,进攻楚国、韩国、使魏国受到困窘,魏国便不敢向东联齐,这样就孤立了齐国’。张仪向东发兵的言辞会怎样说呢?他说‘秦国、韩国想得到土地却按兵不动,声威震动了魏国,魏国不想失去和齐、楚的关系也就有所凭借了。’魏国转就对秦国、韩国的态度,争着侍奉齐国和楚国,楚国正想得到魏国侍奉而又不想给韩国土地,您让秦国、韩国不用兵就能得到土地,这是对两国有大恩德啊。秦韩两国国王受韩冯、张仪的威胁,向东发兵以便使魏国顺服,您可以常常持胜券去责问秦、韩,这样就使秦、韩两国喜欢您而厌恶张仪用的本钱太多了。”
  湣王十三年,秦惠王去世。二十三年,齐军和秦军在重丘击败楚军。二十四年,秦国派泾阳君到齐国作人质。二十五年,把泾阳君送回秦国。孟尝君薛文到秦国,立即任秦国宰相,不久又逃离秦国。二十六年,齐国与韩国、魏国一起进攻秦国,到函谷关驻扎军队。二十八年,秦把河外之地给韩国以求和,三国军队撤去。二十九年,赵国人杀了他们的主父。齐国帮助赵国灭了中山国。
  湣王三十六年,齐湣王自称东帝,秦昭王自称西帝。苏代从燕国来到齐国,在章华东门拜见齐王。齐王说:“嘿,好啊,您来了!秦国派魏冉送来了帝号,您认为怎么样?”苏代回答说:“大王对臣的提问太仓卒了,而祸患的生产常常是不明显的。希望大王接受帝号,但不要马上就准备称帝。秦国称帝后,如果天下安定,大王再称帝,也不算晚。况且在争称帝名时表示谦让,也没什么关系。如果秦国称帝后,天下都憎恶他,大王也就不要称帝,以此收拢天下人心,这是很大的本钱。况且天下并立两帝,大王认为天下是尊崇齐国呢,还是尊崇秦国呢?”湣王说:“尊崇秦国。”苏代说:“如果放弃帝号,天下是敬爱齐国呢,还是敬爱秦国呢?”湣王说:“敬爱齐国而憎恨秦国。”苏代说:“东西两帝订立盟约进攻赵国有利,还是讨伐宋国的暴君有利?”湣王说:“讨伐宋国的暴君有利。”苏代说:“盟约是均等的,可是与秦国一起称帝,天下只尊崇秦国而轻视齐国,放弃了帝号,天下就会敬爱齐国而憎恨秦国,进攻赵国不如讨伐宋国的暴君有利,所以希望大王明确地放弃帝号以收拢天下人心,背弃盟约,抛开秦国,不与秦国争高低,大王要利用这个时机攻下宋国。占有宋国,魏国的阳地也就危急了;占有济水以西,赵国的阿地以东一带就危急了;占有淮水以北,楚国的东部就危急了;占有陶、平陆,魏都大梁的城门就被堵塞了。放弃帝号而用讨伐宋国暴君的事代替,这样,国家地位提高,名声受人尊崇,燕国、楚国会因形势所迫而归服,天下各国都不敢不听从齐国,这是像商汤和周武王那样的义举呀。名义上敬重秦国的称帝,然后让天下人都憎恨它,这就是所谓由卑下变为尊贵的办法。希望大王认真地考虑。”于是齐国放弃帝号,重新称王,秦国也放弃了帝位。
  湣王三十八年,齐国讨伐宋国。秦昭王发怒说:“我爱宋国和爱新城、阳晋是一样的。齐国的韩聂和我是朋友,可是却进攻我所爱的地方,为什么呢?”苏代为齐国对秦王说:“韩聂进攻宋国,就是为了大王。齐国强大,再有宋国的辅助,楚、很必然恐慌,恐慌就一定向西侍奉秦国,这样,大王不用一兵,不伤一卒,不用费事就会使魏国割让安邑,这就是韩聂告求于大王的。”秦王说:“我担心齐国很难看透,一会儿合纵,一会儿连横,这怎么解释呢?”苏代回答说:“天下各国的情况能让齐国都知道吗?齐国进攻宋国,它知道侍奉秦国应该有万乘之国的力量辅助自己,不向西侍奉秦国,宋国也就不会安定。中原那些白发的游说之士都绞尽脑汁想离间齐、秦的联合,那些驾车纷纷向西奔驰的人们,没有一个人是去谈论和齐国交好的;那些驾车纷纷向东奔驰的人们,没有一个人是去谈论同秦国交好的。为什么?因为他们都不想让齐、秦联合。为什么三晋与楚那么聪明而齐、秦那么愚蠢呢?三晋与楚联合一定要商议进攻齐、秦,齐、秦联合一定要谋划进攻三晋及楚。请大王根据这种情况决定行事吧!”秦王说:“好吧!”于是齐国就去讨伐宋国,宋王出逃,死在温城。齐国在南方占据了楚国的淮水以北土地,在西边侵入了三晋,还打算吞并周室,立为天子。泗水一带的诸侯如邹、鲁等国的国君都向齐国称臣,各国诸侯都很恐惧。
  湣王三十九年,秦国来进攻齐国,攻下城邑九座。
  湣王四十年,燕、秦、楚及三晋合谋,各用派出精兵来进攻齐国,在济水以西打败齐军。齐王的军队溃散退却。燕将乐毅于是攻入齐都临淄,全部掠取了齐国收藏的珍宝礼器。湣王出逃到卫国,卫国国君打开王宫让他居住,向他称臣并供给他用具。湣王却很傲慢,卫国人就去侵扰他。湣王只得离开卫国,跑到邹国、鲁国,表现出傲慢的神气,邹、鲁的国君都不收留他,于是又跑到莒。这时楚国派淖(nào,闹)齿领兵救援齐国,因而就辅佐齐湣王,结果淖齿竟把湣杀了,并与燕国一起瓜分了侵占齐国的土地和掠夺的宝器。
  湣王遇害之后,他的儿子法章更名改姓去莒太史敫的家中当佣人。太史敫的女儿感到法章的相貌不凡,认为他不是平常之人,怜爱他因而时常愉着送他一些衣食,并且和他私通了。淖齿离开莒城之后,莒城里的人和齐国逃亡的大臣聚在一起寻找湣王的儿子,想要立他为齐王。法章先是害怕他们要杀害自己,过了很久,才敢自己声言“我就是湣王的儿子”。于是莒人共同让法章即位,这就是襄王。由于拥有莒城而向齐国各地布告:“新王已经在莒即位了。”
  襄王即位后,立太史氏的女儿为王后,称为君王后,生了儿子名建。太史敫说:“女儿不经媒人而私自嫁人,不能算我的后代,她玷污了我们的家风。”他就终身不与君王后见面。君王后贤惠,并不因为父亲不见她的缘故就失掉了做子女的礼节。
  襄王在莒住了五年,田单依靠即墨军民打败了燕军,到莒迎接襄王,回到临淄。齐国原有的土地全部重新归属齐国。齐王封田单为安平君。
  襄王十四年(前270),秦军进攻齐国的刚寿。十九年,襄王去世,他的儿子田建即位。
  齐王建即位六年,秦国进攻赵国,齐、楚去救它。秦国盘算说:“齐、楚援救赵国,如果他们关系亲近,我们就退兵;如果他们不亲近,我们就进攻它。”赵国没有粮食,请求齐国支援粟米,齐国不答应。周子说:“不如答应它以便使秦兵撤退,不答应它秦兵就不会撤退,这样就使秦国的计谋得逞,而齐、楚的计谋失败了。况且赵国对于齐、楚来说,就是屏障啊,好像牙齿外面有嘴唇一样,嘴唇没有了,牙齿就会受寒。今天赵国灭亡,明天祸患就该到齐国、楚国了。而且救赵的事,应该像捧着漏水的瓮去浇烧焦的锅一样。救赵、是高尚的义举;使秦兵退却,可以显扬威名。仗义解救将亡的国家,扬威退却强秦的军队,不尽力去做这件事而专注于吝惜粮食,为国家出谋划策的人错了。”齐王不听劝谏。秦军在长平打败了赵国的四十多军队,接着就包围了邯郸。
  齐王建十六年(前249),秦国灭亡周室。齐国君王后去世。二十三年,秦国设置东郡。二十八年,齐王到秦国朝拜,秦王政在咸阳设酒宴款待。三十五年,秦国灭亡韩国。三十七年,秦国灭亡赵国。三十八年,燕国派荆轲刺杀秦王,秦王发觉了,杀死了荆轲。第二年,秦军攻破燕都,燕王逃跑到辽东。再一年,秦国灭亡魏国,秦军驻扎在历下。四十二年,秦国灭亡楚国。第二年,俘虏了代王嘉,杀死燕王喜,灭亡燕国。
  齐王建四十四年(前221),秦国进攻齐国。齐王听从宰相后胜的计谋,不交战就率军投降秦国。秦国俘虏了齐王建,把他迁到共城。终于灭亡齐国改为一郡。天下由秦统一,秦王政建立称号叫做皇帝。起初,君王后有贤德,侍奉秦国比较谨慎,与诸侯相交有信用,齐国又处在东部海滨,秦国日夜进攻三晋、燕、楚,这五国面对秦国的进攻只有分别谋求自救,因此齐王建在位四十多年没有遭受战祸。君王后一去世,后胜做了齐国宰相,他接受了秦国间谍的许多金钱,派很多宾客到秦国,秦国又给他们很多钱,宾客们都回来进行反间活动,劝说齐王放弃合纵而归向秦国,秦国因此能灭亡五国。五国灭亡后,秦军终于攻入临淄,百姓没人敢反抗。齐王建于是投降,被迁到共城。所以齐国人抱怨王建不早与诸侯合纵攻秦,听信奸臣及宾客的话以致亡国,人们编了歌唱道:“松树呢,还是柏树呢?让王建住到共城的不是宾客吗?”意思是痛恨王建使用宾客不注意审察。
  太史公说:大概孔子晚年喜欢读《易经》。《易经》作为一学问,从有形无形的物象中预知未来,道理很深奥,如果不是博古通今明智达理的人,谁能专注于它呢!所以周太史为田敬仲完卜卦,能占卜到十代以后;到田完逃奔齐国,懿仲为他卜卦也是如此。田乞和田常所以接连杀害两们国君,独揽齐国政权,不一定是事情的形势逐渐发展到了这样地步,大概像是要遵循或符合占卜的预兆吧!

 


  陈完者,陈厉公他之子也①。完生,周太史过陈,陈厉公使卜完,卦得《观》之《否》②:“是为观国之光,利用宾于王③。此其代陈有国乎?不在此而在异国乎?非此其身也,在其子孙。若在异国,必姜姓。姜姓,四岳之后④。物莫能两大,陈衰,此昌乎?”
  厉公者,陈文公少子也,其母蔡女。文公卒,厉公兄鲍立,是为桓公。桓公与他异母。及桓公病,蔡人为他杀桓公鲍及太子免而立他,为厉公⑤。厉公既立,娶蔡女。蔡女淫于蔡人,数归,厉公亦数如蔡。桓公之少子林怨厉公杀其父与兄,乃令蔡人诱厉公而杀之。林自立,是为庄公。故陈完不得立,为陈大夫。厉公之杀,以淫出国,故《春秋》曰“蔡人杀陈他”,罪之也⑥。
  ①陈厉公他:《索隐》及请梁玉绳《史记志疑》都认为厉公名跃,是陈桓公之子,与《陈杞世家》中的利公跃实为一人。陈他,又名五父,在位不满一年,所以没有谥号。参见《左传》桓公五年、六年、十二年及庄公二十二年经传原文以及杜预注、孔颖达疏。  ②《观》之《否(pǐ,匹)):《观》卦变为《否》卦。古代占卜方法中的一种方式是,先求出本卦,然后改变其中的一爻,即变为另一卦,称为“变卦”,或称“之卦”。这里的《观》卦即为卦,其卦画是。把自下往上数第四爻的阴爻(--)变为阳爻(一),即变为《否》卦。  ③观国之光,利用宾于王:这是《观·六四》的爻辞。光,风俗、风情;利用,利于;宾于王,做君王的上宾。  ④四岳:相传尧时分管四方诸侯的官称为四岳。《齐太公世家》说,吕尚的先祖曾为四岳,因佐禹治水有功,封于吕,赐姓姜。  ⑤及桓公病……为厉公:据《左传·桓公五年》载,陈桓公死后,其弟陈他杀桓公太子免而代之,不是蔡人杀太子免。  ⑥厉公之杀……罪之也:据前注,厉公名跃,与陈他并非一人,《春秋》所说的“蔡人杀陈他”,是指责陈他杀太子免夺取君位,不是指责厉公跃。
  庄公卒,立弟杵臼,是为宣公。宣公〔二〕十一年,杀其太子御寇。御寇与完相爱,恐祸及己,完故奔齐。齐桓公欲使为卿,辞曰:“羁旅之臣幸得免负担①,君之惠也,不敢当高位。”桓公使为工正。齐懿仲欲妻完②,卜之,占曰:“是谓凤凰于蜚③,和鸣锵锵④。有妫之后,将育于姜。五世其昌,并于正卿。八世之后,莫之与京⑤。”卒妻完。完之奔齐,齐桓公立十四年矣。
  完卒,谥为敬仲。仲生稺孟夷。敬仲之如齐,以陈字为田氏⑥。
  ①羁旅:寄居作客。  ②齐懿仲:清梁玉绳《史记志疑》认为,懿仲是陈国大夫,不是齐人。  ③蜚:同“飞”。  ④锵锵:这里是指凤凰的鸣声。  ⑤京:大,高。  ⑥以陈字为田氏:《索隐》说:“陈田二字声相近,遂以为田氏。”《正义》说:“敬仲既奔齐,不欲称本国故号,故改陈字为田氏。”清梁玉绳《史记志疑》认为,陈氏改为田氏是春秋以后的事,不是陈完奔齐之后立即改为田氏。
  田稺孟夷生湣孟庄,田湣孟庄生文子须无。田文子事齐庄公。
  晋之大夫栾逞作乱于晋,来奔齐,齐庄公厚客之。晏婴与田文子谏,庄公弗听。
  文子卒,生桓子无宇。田桓子无宇有力,事齐庄公,甚有宠。
  无宇卒,生武子开与釐子乞。田釐子乞事齐景公为大夫,其收赋税于民以小斗受之,其(粟)〔禀〕予民以大斗①,行阴德于民②,而景公弗禁。由此田氏得齐众心,宗族益强,民思田氏。晏子数谏景公,景公弗听。已而使于晋,与叔向私语曰:“齐国之政其卒归于田氏矣。”
  晏婴卒后,范、中行氏反晋。晋攻之急,范、中行请粟于齐。田乞欲为乱,树党于诸侯,乃说景公曰:“范、中行数有德于齐,齐不可不救。”齐使田乞救之而输之粟。
  ①禀(lǐn,凛):官方赐给粮食。  ②阴德:暗中施恩。
  景公太子死,后有宠姬曰芮子,生子荼。景公病,命其相国惠子与高昭子以子荼为太子。景公卒,两相高、国立荼,是为晏孺子。而田乞不说①,欲立景公他子阳生。阳生素与乞欢。晏孺子之立也,阳生奔鲁。田乞伪事高昭子、国惠子者,每朝代参乘②,言曰:“始诸大夫不欲立孺子。孺子既立,君相之,大夫皆自危,谋作乱。”又始大夫曰③:“高昭子可畏也,及未发生之。”诸大夫从之。田乞、鲍牧与大夫以兵入公室④,攻高昭子。昭子闻之,与国惠子救公。公师败。田乞之众追国惠子,惠子奔莒,遂反杀高昭子。晏(孺子)〔圉〕奔鲁⑤。
  ①说:同“悦”。  ②参乘:此指在车上右边护卫或陪侍的人。  ③绐(dài,代):欺骗。④公室:春秋战国时诸侯的家族或其政权称为公室。这里指国君的住处。  ⑤晏圉(yǔ,雨)奔鲁:据《左传·哀公六年》记载,奔鲁的是晏婴的儿子晏圉。司马迁误作晏孺子。
  田乞使人之鲁,迎阳生。阳生至齐,匿田乞家。请诸大夫曰:“常之母有鱼菽之祭①,幸而来会饮。”会饮田氏。田乞盛阳生橐中②,置坐中央。发橐,出阳生,曰:“此乃齐君矣。”大夫皆伏谒③。将盟立之,田乞诬曰:“吾与鲍牧谋共立阳生也。”鲍牧怒曰:“大夫忘景公之命乎?”诸大夫欲悔,阳生乃顿首曰④:“可则立之,不可则己。”鲍牧恐祸及己,乃复曰:“皆景公之子,何为不可!”遂立阳生于田乞之家,是为悼公。乃使人迁晏孺子于骀,而杀孺子荼。悼公既立,田乞为相,专齐政。
  ①常之母:田常之母,即田乞之妻。鱼菽之祭:鱼、豆之类的祭品。这里是谦称备有简便的菜肴。  ②橐:口袋。  ③伏谒:谒见尊者,伏地而通姓名。  ④顿首:叩头。
  四年,田乞卒,子常代立,是为田成子。
  鲍牧与齐悼公有郄①,弑悼公②。齐人共立其子壬,是为简公。田常成子与监止俱为左右相,相简公。田常心害监止③,监止幸于简公,权弗能去。于是田常复修釐子之政,以大斗出贷,以小斗收。齐人歌之曰:“妪乎采芑④,归乎田成子⑤!”齐大夫朝,御鞅谏简公曰:“田、监不可并也,君其择焉。”君弗听。
  ①郄(xì,戏):同“郤”。嫌隙,因猜疑而产生的仇怨。  ②弑悼公:《左传·哀公八年》记载的是悼公杀死了鲍牧,两年后齐人杀死悼公。  ③害:妒忌。  ④妪:老年妇女。芑(qǐ,岂):一种野菜,可食。另指一种谷类植物。  ⑤归乎田成子:按,田成子是田常的谥号,生前是不可能有的。这里称谥号,显然不是民歌的原貌。《韩非子·外储说右上》也记载了这首民歌:“讴乎,其已乎!苞乎,其往归田成子乎!”与《史记》所记不同,可见其流传中有所变化的痕迹。
  子我者,监止之宗人也①,常与田氏有郤。田氏疏族田豹事子我有宠。子我曰:“吾欲尽灭田氏適②,以豹代田氏宗。”豹曰:“臣于田氏疏矣。”不听,已而豹谓田氏曰:“子我将诛田氏,田氏弗先,祸及矣。”子我舍公宫③,田常兄弟四人乘如公宫④,欲杀子我。子我闭门。简公与妇人饮檀台,将欲击田常。太史子余曰:“田常非敢为乱,将除害。”简公乃止。田常出,闻简公怒,恐诛,将出亡。田子行曰:“需⑤,事之贼也⑥。”田常于是击子我。子我率其徒攻田氏,不胜,出亡。田氏之徒追杀子我及监止。
  简公出奔,田氏之徒追执简公于徐州。简公曰:“蚤从御鞅之言⑦,不及此难。”田氏之徒恐简公复立而诛已,遂杀简公。简公立四年而杀。于是田常立简公弟骜,是为平公。平公即位,田常为相。
  ①《索隐》及清梁王绳《史记志疑》都认为子我就是监止,司马迁误为二人。  ②適。同“嫡”。这里指直系亲族。  ③舍:住宿。  ④如:到……去。  ⑤需:迟疑。  ⑥贼:败坏,害。  ⑦蚤:通“早”。
  田常既杀简公,惧诸侯共诛己,乃尽归鲁、卫侵地,西约晋、韩、魏、赵氏,南通吴、越之使,修功行赏,亲于百姓,以故齐复定。
  田常言于齐平公曰:“德施人之所欲,君其行之;刑罚人之所恶,臣请行之。”行之五年,齐国之政皆归田常。田常于是尽诛鲍、晏、监止及公族之强者,而割齐自安平以东至琅邪,自为封邑。封邑大于平公之所食①。
  田常乃选齐国中女子长七尺以上为后宫②,后宫以百数,而使宾客舍人出入后宫者不禁③。及田常卒,有七十余男。
  ①食:食邑,即领地。  ②七尺:春秋战国时期的一尺约合今22—23厘米,七尺约相当于今1.55米—1.60米。 后宫:原指妃嫔居住之所,常借代为妃嫔或姬妾。  ③舍人:亲近侍从。
  田常卒,子襄子盘代立,相齐。常谥为成子。
  田襄子既相齐宣公,三晋杀知伯①,分其地。襄子使其兄弟宗人尽为齐都邑大夫,与三晋通使,且以有齐国②。
  襄子卒,子庄子白立。田庄子相齐宣公。宣公四十三年,伐晋,毁黄城。围阳狐。明年,代鲁、葛及安陵③。明年,取鲁之一城。
  庄子卒,子太公和立④。田太公相齐宣公。宣公四十八年,取鲁之郕。明年,宣公与郑人会西城。伐卫,取丘。宣公五十一年卒,田会自廪丘反。
  宣公卒,子康公贷立。贷立十四年,淫于酒妇人,不听政。太公乃迁康公于海上⑤, 食一城,以奉其先祀。明年,鲁败齐平陆。
  三年,太公与魏文侯会浊泽,求为诸侯。魏文侯乃使使言周天子及诸侯,请立齐相田和为诸侯。周天子许之。康公之十九年,田和立为齐侯,列于周室⑥,纪元年。
  ①三晋:指晋国的韩、赵、魏三家贵族。  ②且:将近,几乎。以:通“已”。③葛:《六国年表》作“莒”。安陵:《六国年表》作“安阳”。  ④《索隐》据《竹书纪年》认为,庄子之后还有悼子,因在位时间短,所以史书未录。  ⑤海上:海边。  ⑥列于周室:列名于周王朝,表示被正式承认为诸侯。
  齐侯太公和立二年,和卒,子桓公午立①。桓公午五年,秦、魏攻韩,韩求救于齐。齐桓公召大臣而谋曰②:“蚤救之孰与晚救之?”驺忌曰:“不若勿救。”段干朋曰:“不救,则韩且折而入于魏③,不若救之。”田臣思曰:“过矣君之谋也!秦、魏攻韩,楚、赵必救之,是天以燕予齐也。”桓公曰:“善。”乃阴告韩使者而遣之。韩自以为得齐之救,因与齐、魏战。楚、赵闻之,果起兵而救之。齐因起兵袭燕国,取桑丘④。
  六年,救卫。桓公卒,子威王因齐立⑤。是见,故齐康公卒,绝无后,奉邑皆入田氏。
  ①和卒,子桓公午立:《索隐》引《竹书纪年》云:“齐康公五年,田侯午生。二十二年,田侯剡(yǎn,演;又读shàn,善)立。后十年,齐田午弑其君及孺子喜而为公。”据此,田和死后,不是田午而是田剡继位。十年后,田午杀死田剡和孺子喜才即位为桓公,时当在前374年。司马迁在本篇中漏掉了田剡一代。  ②齐国君臣讨论出兵救援他国问题在本篇中出现不只一次,威王二十六年讨论救赵问题,宣王二年也是讨论救韩问题,这三次都有邹忌参加,并且情节和语言均相类似。可能是作者把不同史料中的类似记载都写入了本篇。《索隐》认为:“其辞前后交互,是记史者听取各异,故不同耳。”  ③折:挫折,失败。  ④齐因起兵袭燕国,取桑丘:因,趁机。按,此事与上述史实无关。杨宽《战国史·附录三》认为,齐国趁秦、魏攻韩,赵、楚救韩之机,起兵伐燕一事,应在齐宣王六年。司马迁误把此事和周安王二十二年“齐代燕取桑丘”的事并为一谈。  ⑤《索隐》据《竹书纪年》认为,桓公卒、威王立应在桓公十九年(前357)。
  齐威王元年,三晋因齐丧来伐我灵丘。三年,三晋灭晋后而分其地。六年,鲁伐我,入阳关。晋伐我,至博陵。七年,卫伐我,取薛陵。九年,赵伐我,取甄。
  威王初即位以来,不治①,委政卿大夫,九年之间,诸侯并伐,国人不治。于是威王召即墨大夫而语之曰:“自子之居即墨也,毁言日至②。然吾使人视即墨,田野辟③,民人给④,官无留事⑤,东方以宁。是子不事吾左右以求誉也。”封之万家。召阿大夫语曰:“自子之守阿,誉言日闻。然使使视阿,田野不辟,民贫苦。昔日赵攻甄,子弗能救。卫取薛陵,子弗知。是子以币厚吾左右以求誉也⑥。”是日,烹阿大夫⑦,及左右尝誉者皆并烹之。遂起兵西击赵、卫,败魏于浊泽而围惠王。惠王请献观以和解,赵人归我长城。于是齐国震惧,人人不敢饰非,务尽其诚。齐国大治。诸侯闻之,莫敢兵于齐二十余年。
  ①治:治理,管理。下文的“治”是安宁、安定的意思。  ②毁:诽谤。  ③辟:开辟。这里指田地的开垦。  ④给:丰足。  ⑤留事:指积压公事。  ⑥币:礼物。厚:厚赠。  .⑦烹:煮杀。古代的一种酷刑。
  驺忌子以鼓琴见威王,威王说而舍之右室。须臾①,王鼓琴,驺忌子推户入曰:“善哉鼓琴!”王勃然不说②,去琴按剑曰:“夫子见容未察③,何以知其善也?”驺忌子曰:“夫大弦浊以春温者④,君也;小弦廉折以清者⑤,相也;攫之深⑥,之愉者⑦,政令也;钧谐以鸣⑧,大小相益⑨,回邪而不相害者⑩,四时也:吾是以知其善也。”王曰:“善语音。”驺忌子曰:“何独语音,夫治国家而弭人民皆在其中(11)。”王又勃然不说曰:“若夫语五音之纪(12),信未有如夫子者也。若夫治国家而弭人民,又何为乎丝桐之间(13)?”驺忌之曰:“夫大弦浊以春温者,君也;小弦廉折以清者,相也;攫之深而舍之愉者,政令也;钧谐以鸣,大小相益,回邪而不相害者,四时也。夫复而不乱者,所以治昌也;连而径者(14),所以存亡也(15):故曰琴音调而天下治。夫治国家而弭人民者,无若乎五音者。”王曰:“善。”
  ①须臾:片刻。  ②勃然:发怒变色。  ③容:或许,大概。  ④浊:形容琴声宽缓。以:而。  ⑤廉折:指乐声高亢,节奏明快。  ⑥攫:用手指勾拨琴统,是古琴弹奏的指法。  ⑦(shì,士):通“释”。指放开琴弦。愉:《索隐》:“音舒也。”  ⑧钧谐:调谐,和谐。  ⑨相益:互相补助,引申为互相增色。  ⑩回邪:不正,曲折。害:妨害。  (11)弭:顺服,安定。  (12)五音:古代音乐以宫、商、角、徵、羽为五音,五音常为音乐的代称。纪:调理。  (13)丝桐:指古琴。古琴琴体多用桐木,弦用丝弦,故称丝桐。  (14)连:连贯。径:快捷。  (15)存亡:使将亡或已亡之国得以复存。
  驺忌子见三月而受相印。淳于髡见之曰:“善说哉!髡有愚志,愿陈诸前。”驺忌子曰:“谨受教。”淳于髡曰:得全全昌①,失全全亡。”驺忌子曰:“谨受令②,请谨毋离前③。”淳于髡曰:“狶膏棘轴④,所以为滑也,然而不能运方穿⑤。’驺忌子曰:“谨受令,请谨事左右。”淳于髡曰:“弓胶昔干⑥,所以为合也,然而不能傅合疏罅⑦。”驺忌子曰:“谨受令,请谨自附于万民。”淳于髡曰:“狐裘虽敝,不可补以黄狗之皮。”驺忌子曰:“谨受令,请谨译君子,毋杂小人其间。”淳于髡曰:“大车不较⑧,不能载其常任;琴瑟不较,不能成其五音。”驺忌子曰:“谨受令,请谨修法律而督奸吏。”淳于髡说毕,趋出⑨,至门,而面其仆曰:“是人者,吾语之微言五⑩,其应我若响之应声(11),是人必封不久矣。”居朞年(12),封以下邳,号曰成侯。
  ①得全全昌:据《索隐》注解,得全,指人臣事君之礼周全无失;全昌,指身与名都能昌盛。  ②令:命令,这里是指教的意思。  ③谨毋离前:据《索隐》,这是指谨记指教,不离心目之前。  ④狶膏:猪油。狶,同“豨”。猪。棘轴:棘木制作的车轴。  ⑤运:运转。方穿:方形的轴孔。穿,孔。以上三句以方圆之不合喻君臣不合。  ⑥胶:用胶粘。昔干:放旧的弓干。   ⑦傅:通“附”。附着。罅(xià,下):裂缝。  ⑧较:同“校”。校正。  ⑨趋:小步快走。  ⑩微言:隐微之言,隐语。  (11)响:回声。  (12)朞年:周年。朞,同“期”。
  威王二十三年,与赵王会平陆。二十四年,与魏王会田于郊①。魏王问曰:“王亦有宝乎?”威王曰:“无有。“梁王曰:“若寡人国小也,尚有径寸之珠照车前后各十二乘者十枚,奈何以万乘之国而无宝乎?”威王曰:“寡人之所以为宝与王异。吾臣有檀子者,使守南城,则楚人不敢为寇东取,泗上十二诸侯皆来朝②。吾臣有肦子者,使守高唐,则赵人不敢东渔于河。吾吏有黔夫者,使守徐州,则燕人祭北门,赵人祭西门③,徙而从者七千余家。吾臣有种首者,使备盗贼④,则道不拾遗。将以照千里,岂特十二乘哉!”梁惠王惭,不怿而去。⑤
  二十六年,魏惠王围邯郸,赵求救于齐。齐威王召大臣而谋曰:“救赵孰与 勿救?”驺忌子曰:“不如勿救。”段干朋曰:“不救则不义,且不利。”威王曰:“何也?”对曰:“夫魏氏并邯郸,其于齐何利哉?且夫救赵而军其郊,是赵不伐而魏全也。故不如南攻襄陵以弊魏⑥,邯郸拔而乘魏之弊⑦。”威王从其计。
  ①魏王:指魏惠王,又称梁惠王。田:打猪。  ②泗上十二诸侯:指泗水之滨的一些小诸侯国,如邹、鲁、宋等。  ③以上两句,《集解》引贾逵曰:“齐之北门西门也。言燕赵之人畏见侵伐,故祭以求福。”  ④备:戒备,防范。  ⑤怿:喜欢,高兴。  ⑥弊:疲困。  ⑦乘:利用。
  其后成侯驺忌与田忌不善,公孙阅谓成侯忌曰①:“公何不谋伐魏,田忌必将。战胜有功,则公之谋中也;战不胜,非前死则后北②,而命在公矣。”于是成侯言威王,使田忌南攻襄陵。十月,邯郸拔,齐因起兵击魏,大败之桂陵③。于是齐最强于诸侯,自称为王,以令天下。
  三十三年,杀其大夫牟辛④。
  三十五年,公孙阅又谓成侯忌曰:“公何不令人操十金卜于市,曰:‘我田忌之人也。吾三战而三胜,声威天下。欲为大事⑤,亦吉乎不吉乎?’”卜者出,因令人捕为之卜者,验其辞于之所⑥。田忌闻之,因率其徒袭攻临淄,求成侯,不胜而犇⑦。
  三十六年, 威王卒,子宣王辟彊立⑧。
  ①公孙阅:《战国策·齐策一》作公孙(hàn,汉)。  ②前死:向前死战。北:败北,败逃。  ③田忌、孙膑用围魏救赵之计,解救了赵国,在桂陵大败魏军,这是古著名战例之一。详见卷六十五《孙子吴起列传》,参见卷四十三《赵世家》、卷四十四《魏世家》。  ④大夫:《集解》、《索隐》及清梁玉绳《史记志疑》都认为“大夫”似应作“夫人”。  ⑤大事:这里指夺取权位。  ⑥验:验证。  ⑦犇:同“奔”。《史记志疑》认为,田忌出奔在宣王二年马陵之战以后,司马迁在这里是因袭了《战国策》记载的错误。  ⑧辟彊:《史记》中“彊”字经常出现,大多同“强”字。这里作为人名,音义同“疆”。按,据《竹书纪年》,威王卒,宣王立应在前319年。
  宣王元年,秦用商鞅。周致伯于秦孝公①。
  二年,魏伐赵。赵与韩亲,共击魏。赵不利,战于南梁②。宣王召田忌复故位③。韩氏请救于齐。宣王召大臣而谋曰:“蚤救孰与晚救?”驺忌子曰④:“不如勿救。”田忌曰⑤:“弗救,则韩且折而入于魏,不如蚤救之。”孙子曰⑥:“夫韩魏之兵未弊而救之,是吾代韩受魏之兵,顾反听命于韩也⑦。且魏有破国之志,韩见亡,必东面而愬于齐矣⑧。吾因深结韩之亲而晚承魏之弊⑨,则可重利而得尊名也。”宣王曰:“善。”乃阴告韩之使者而遣之。韩因恃齐,五战不胜,而东委国于齐。齐因起兵,使田忌、田婴将,孙子为(帅)〔师〕⑩,救韩、赵以击魏,大败之马陵(11),杀其将庞涓,虏魏太子申。其后三晋之王皆因田婴朝齐于博望,盟而去。
  ①致:送。伯:通“霸”。诸侯的盟主。  ②魏伐赵……战于南梁:清梁玉绳《史记志疑》认为这几句记述有误,应改为“魏伐韩,赵与魏亲,共击韩。赵不利,则于南梁。韩氏请救于齐。”  ③召田忌复故位:《史记志疑》认为,前有田忌出奔的误记,因而这里又出现复位的误记。  ④驺忌子曰:《战国策·齐策一》记载的这段文字中没有驺忌子。又《索陷》引王劭说,此时驺忌已死去四年。  ⑤田忌:《战国策》作张(同“丐”)。  ⑥孙子:即孙膑。《战国策》作田臣思。  ⑦顾:回头,反而。  ⑧愬(sù,诉):告诉,诉说。  ⑨承:通“乘”。趁,利用。  ⑩师:军师。  (11)大败之马陵:孙膑用计,在马陵大败魏军。详见卷六十五《孙子吴起列传》。
  七年,与魏王会平阿南。明年,复会甄。魏惠王卒①。明年,与魏襄王会徐州,诸侯相王也。十年,楚围我徐州。十一年,与魏伐赵,赵决河水灌齐、魏,兵罢。十八年,秦惠王称王。
  宣王喜文学游说之士,自如驺衍、淳于髡、田骈、接予、慎到、环渊之徒七十六人,皆赐列第②,为上大夫,不治而议论③。是以齐稷下学士复盛④,且数百千人。
  十九年,宣王卒,子湣王地立⑤。
  ①魏惠王卒年,史书所记不一,详卷四十四《魏世家》襄王十六年注。  ②列第:不同等级的住宅。  ③不治:不理政事。  ④稷下学士复盛:桓公午开始在稷下设学宫,招纳学士。到宣王时最盛,成为当时百家争鸣的中心,是中国文化史上的盛事。  ⑤湣王地:或名遂。按,据《竹书纪年》,宣王卒,湣王立应在前301年。
  湣王元年,秦使张仪与诸侯执政会于啮桑。三年,封田婴于薛。四年,迎妇于秦。七年,与宋攻魏,败之观泽。
  十二年,攻魏。楚围雍氏,秦败屈丐。苏代谓田轸曰①:“臣愿有谒于公,其为事甚完②,使楚利公,成为福,不成亦为福。今者臣立于门,客有言曰魏王谓韩冯、张仪曰:‘煮枣将拔③,齐兵又进,子来救寡人则可矣;不救寡人,寡人弗能拔④。’此特转辞也⑤。秦、韩之兵毋东,旬余,则魏氏转韩从秦⑥,秦逐张仪,交臂而事齐楚⑦,此公之事成也。”田轸曰:“奈何使无东?”对曰:“韩冯之救委之辞,必不谓韩王曰‘冯以为魏’,必曰‘冯将以秦韩之兵东却齐宋,冯因抟三国之兵⑧,乘屈丐之弊,南割于楚,故地必尽得之矣’。张仪救魏之辞,必不谓秦王曰‘仪以为魏’,必曰‘仪且以秦韩之兵东距齐宋,仪将抟三国之兵,乘屈丐之弊,南割于楚,名存亡国,实伐三川而归⑨,此王业也’。公令楚王与韩氏地,使秦制和⑩,谓秦王曰‘请与韩地,而王以施三川(11),韩氏之兵不用而得地于楚’。韩冯之东兵之辞且谓秦何?曰‘秦兵不用而得三川,伐楚韩以窘魏,魏氏不敢东,是孤齐也’。张仪之东兵之辞且谓何?曰‘秦韩欲地而兵有案(12),声威发于魏,魏氏之欲不失齐楚者有资矣(13)’。魏氏转秦韩争事齐楚,楚王欲而无与地,公令秦韩之兵不用而得地,有一大德也。秦韩之王劫于韩冯、张仪而东兵以徇服魏(14),公常执左券以责于秦韩(15),此其善于公而恶张子多资矣(16)。”
  ①苏代谓田轸:以下这段谈话又见于马王堆汉墓帛书《战国纵横家书》,整理小组定为《苏秦谓陈轸章》,文字略有出入。陈轸,即田轸。  ②完:圆满。  ③煮枣:地名。  ④弗能拔:无法制止被攻陷。帛书“拔”作“枝(支)”。  ⑤转辞:宛转之辞。  ⑥魏氏转:魏国转变策略。  ⑦交臂:拱手。  ⑧抟:统率。  ⑨三川:指韩国,因其境内有黄河、伊水、洛水,故称。  ⑩制和:控制两国议和。  (11)施:施威。  (12)案:同“按”。抑止。  (13)资:本钱。  (14)劫:威胁。徇(xún,旬):顺从。  (15)左券:古代契约分为左右两片,左片称左券,由债权人收执,作为索偿的凭据。后常用“执左券”比喻有成功的把握。  (16)张子:张仪。
  十三年,秦惠王卒。二十三年,与秦击败楚于重丘。二十四年,秦使泾阳君质于齐①。二十五年,归泾阳君于秦。孟尝君薛文入秦,即相秦。文亡去。二十六年,齐与韩魏共攻秦,至函谷军焉。二十八年,秦与韩河外以和②,兵罢。二十九年,赵杀其主父③。齐佐赵灭中山。
  ①质:作人质。  ②河外:战国时一般指黄河以南为河外。  ③主父:赵武灵王把王位传给儿子后,自称主父。后游沙丘,被公子成围困,饿死。详见卷四十三《赵世家》。
  三十六年,王为东帝,秦昭王为西帝。苏代自燕来,入齐,见于章华东门。齐王曰:“嘻,善,子来!秦使魏冉致帝①,子以为何如?”对曰:王之问臣也卒②,而患之所从来微③,愿王受之而勿备称也。秦称之,天下安之,王乃称之,无后也④。且让争帝名,无伤也。秦称之,天下恶之,王因勿称,以收天下,此大资也。且天下立两帝,王以天下为尊齐乎?尊秦乎?”王曰:“尊秦。”曰:“释帝⑤,天下爱齐乎?爱秦乎?”王曰:“爱齐而憎秦。”曰:“两帝立约伐赵,孰与伐桀宋之利⑥?”王曰:“代桀宋利。”对曰:“夫约钧⑦,然与秦为帝而天下独尊秦而轻齐,释帝则天下爱齐而憎秦,伐赵不如伐桀宋之利,故愿王明释帝以收天下,倍约宾秦⑧,无争重⑨,而王以其间举宋⑩。夫有宋,卫之阳地危;有济西,赵之阿东国危(11);有淮北,楚之东国危;有陶、平陆,梁门不开(12)。释帝而贷之以伐桀宋之事(13),国重而名尊,燕楚所以形服(14),天下莫敢不听,此汤武之举也。敬秦以为名,而后使天下憎之,此所谓以卑为尊者也。愿王孰虑之。”于是齐去帝复为王,秦亦去帝位。
  ①致帝:送来帝号。  ②卒:通“猝”。仓猝,突然。  ③微:隐微,不明显。  ④无后:不晚。  ⑤释帝:放弃帝号。  ⑥桀宋:宋君偃荒淫暴虐,人称桀宋。见卷三十八《宋微子世家》。  ⑦钧:通“均”。  ⑧倍:通“背”。宾:同“摈”。抛弃。  ⑨争重:争高低。  ⑩间:空子,时机。举:攻克。  (11)阿:清梁玉绳《史记志疑》认为,《战国策》作“河”,这里误作“阿”。  (12)梁门不开:魏都不梁的城门无法打开。这句连上句意思是,占有陶和平陆就等于堵塞了大梁东出的门户。  (13)贷:代。  (14)形服:迫于形势而归服。
  三十八年,伐宋。秦昭王怒曰:“吾爱宋与爱新城、阳晋同。韩聂与吾友也,而攻吾所爱,何也?”苏代为齐谓秦王曰:“韩聂之攻宋,所以为王也。齐强,辅之以宋,楚魏必恐,恐必西事秦,是王不烦一兵,不伤一士,无事而割安邑也,此韩聂之所褥于王也。”秦王曰:“吾患齐之难知。一从一衡①,其说何也?”对曰:“天下国令齐可知乎?齐以攻宋,其知事秦以万乘之国自辅,不西事秦则宋治不安②。中国白头游敖之士皆积智欲离齐秦之交③,伏式结轶西驰者④,未有一人言善齐者也;伏式结轶东驰者,未有一人言善秦者也。何则?皆不欲齐秦之合也。何晋楚之智而齐秦之愚也!晋楚合必议齐秦,齐秦合必图晋楚,请以此决事。”秦王曰:“诺。”于是齐遂伐宋,宋王出亡,死于温。齐南割楚之淮北,西侵三晋,欲以并周室,为天子。泗上诸侯邹鲁之君皆称臣,诸侯恐惧。
  ①从:同“纵”。合纵。衡:通“横”。连横。  ②宋治:宋国管辖的地方。  ③中国:春秋战国时称中原地区为中国。游敖之士:即游士、游说之士。敖,游逛。积智:积聚智谋,处心积虑。  ④伏式结轶(zhé,哲):形容乘车往来不断。式,同“轼”,东前横木;结轶,车辙在路上交错,轶,通“辙”。
  三十九年,秦来伐,拔我列城九。
  四十年,燕、秦、楚、三晋合谋,各出锐师以伐①,败我济西。王解而却②。燕将乐毅遂入临淄③,尽取齐之宝藏器。湣王出亡,之卫。卫君辟宫舍之,称臣而共具④。湣王不逊,卫人侵之。湣王去,走邹、鲁,有骄色,邹、鲁君弗内⑤,遂走莒,楚使淖齿将兵救齐,因相齐湣王。淖齿遂杀湣王而与燕共分齐之侵地鹵器⑥。
  ①诸侯伐齐事,卷五《秦本纪》、卷四十三《赵世家》、卷四十四《魏世家》及卷四十五《韩世家》的记载中没有楚国。  ②解:溃散。  ③乐毅率五国军队伐齐事,详见卷八十《乐毅列传》。  ④共:同“供”。供给。  ⑤内:收容,接纳。同“纳”。  ⑥鹵:通“掳”。掠夺。按,据《竹书纪年》,湣王在位十七年,司马迁误记为四十年。
  湣王之遇杀,其子法章变名姓为莒太史敫家庸①。太史敫女奇法章状貌,以为非恒人②,怜而常窃衣食之,而与私通焉。淖齿既以去莒,莒中人及齐亡臣相聚求湣王子,欲立之。法章惧其诛己也,久之,乃敢自言“我湣王子也。”于是莒人共立法章,是为襄王。以保莒城而布告齐国中③:“王已立在莒矣。”
  襄王既立,立太史氏女为王后,是为君王后,生子建。太史敫曰:“女不取媒因自嫁,非吾种也,污吾世④。”终身不睹君王后。君王后贤,不以不睹故失人子之礼。
  襄王在莒五年,田单以即墨攻破燕军⑤,迎襄王于莒,入临淄。齐故地尽复属齐。齐封田单为安平君。
  十四年,秦击我刚寿。十九年,襄王卒,子建立。
  ①庸:同“佣”。  ②恒人:常人。  ③保:占有、拥有。  ④世:一代。  ⑤田单用火牛陈破燕军是战国时期的著名战例。详见卷八十二《田单列传》。
  王建立六年,秦攻赵,齐楚救之。秦计曰:“齐楚救赵,亲则退兵,不亲遂攻之。”赵无食,请粟于齐,齐不听。周子曰:“不如听之以退秦兵,不听则秦兵不却,是秦之计中而齐楚之计过也①。且赵之于齐楚,扞蔽也②,犹齿之有唇也,唇亡则齿寒。今日亡赵,明日患及齐楚。且救赵之务,宜若奉漏瓮沃焦釜也③。夫救赵,高义也;却秦兵,显名也。义救亡国,威却强秦之兵,不务为此而务爱粟④,为国计者过矣。”齐王弗听。秦破赵于长平四十余万⑤。遂围邯郸。
  十六年,秦灭周。君王后卒。二十三年,秦置东郡。二十八年,王入朝秦,秦王政置酒咸阳。三十五年,秦灭韩。三十七年,秦灭赵。三十八年,燕使荆轲刺秦王,秦王觉,杀轲⑥。明年,秦破燕,燕王亡走辽东。明年,秦灭魏,秦兵次于历下⑦。四十二年,秦灭楚。明年,虏代王嘉,灭燕王喜。
  ①过:错。  ②扞(hàn,汉)蔽:屏障。扞,同“捍”。  ③奉:捧着。沃:浇水。釜:锅。  ④务:致力。   ⑤长平之役,秦将白起大破赵军,坑杀赵降卒四十余万。详见卷七十三《白起王翦列传》。  ⑥荆轲刺秦王事,详见卷八十六《刺客列传》。  ⑦次:停留,驻扎。
  四十四年,秦兵击齐。齐王听相后胜计,不战,以兵降秦。秦虏王建,迁之共。遂灭齐为郡。天下壹并于秦①,秦王政立号为皇帝。始,君王后贤,事秦谨,与诸侯信,齐亦东边海上,秦日夜攻三晋、燕、楚,五国各自救于秦,以故王建立四十余年不受兵。君王后死,后胜相齐,多受秦间金②,多使宾客入秦,秦又多予金,客皆为反间③,劝王去从朝秦,不修攻战之备,不助五国攻秦,秦以故得灭五国。五国已亡,秦兵卒入临淄,民莫敢格者④。王建遂降,迁于共。故齐人怨王建不蚤与诸侯合从攻秦,听奸臣宾客以亡其国,歌之曰:“松耶柏耶?住建共者客耶?”疾建用客之不详也⑤。
  ①壹并:统一。壹,全;并,合、兼并。  ②间:间牒。  ③反间:在敌方内部进行离间、分化活动。  ④格:抗拒。  ⑤疾:憎恨。详:审察。
  太史公曰:盖孔子晚而喜《易》。《易》之为术①,幽明远矣②,非通人达才孰能注意焉!故周太史之卦田敬仲完,占至十世之后;及完奔齐,懿仲卜之亦云。田乞及常所以比犯二君③,专齐国之政,非必事势之渐然也④,盖若遵厌兆祥云⑤。
  ①术:学问,技能。  ②幽明:指《周易》中所说的无形和有形的物象。幽,隐微、不明。远:深。  ③比:接连。犯:冒犯,伤害。  ④渐然:逐渐如此。  ⑤厌:合。兆祥:占卜所得的预兆。
  附记:本篇中所记桓公午、威王、宣王及湣王数代,其系年与《竹书纪年》有较大出入,并与《孟子》、《战国策》的记事不合。清代以来的学者大多认为司马迁记载有误,一是桓公午之前遗漏了齐侯剡(在位九年),二是桓公午在位十九年误为六年,这样就是把威王、宣王和湣王的年代提前了二十二年,把湣王在位应为十七年拉长为四十年。按《竹书纪年》推算,桓公午应在前374—357年,威王应在前356—320年,宣王应在前319—301年,湣王应在前300—284年。本篇译文中涉及这四代君王的年代,仍按原文推算公元前年代,以便与《六国年表》相一致,保持原著的本来面貌。注解中则对上述问题分别予以说明。为使读者对此问题有较全面的了解,特附记如上。限于本书体例,不便详细引述有关考证资料,读者可参阅翦伯赞主编的《中外历史年表》、杨宽《战国史》、陈梦家《六国纪年》等著作。



创建时间:2006-3-9
上一页 目录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