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学 初中 高中 诗词 国学 文化 散文 经典全译 查字典 诗意朗读 古籍今译 国学大师


您现在的位置: 古诗文翻译网 >> 国学博览 >> 感悟经典 >> 正文

  《庄子》:不要让外界的干扰蒙蔽心灵的自由【点击数:


帕斯卡、卢梭、郭尔凯戈尔、梭罗、尼采、陀思妥耶夫斯基、劳伦斯、柏格森、奥修、福科、德里达,这些西方的大学者无不在自己的着作中承认:自己的学说,是受了东方两千年前哲学家庄周的影响。庄子对于他们,是一剂解决心灵迷惑的灵药。

《庄子》是战国时期哲学家庄周的着作,庄子崇尚自由,崇尚个人心灵的无羁无绊,他笔下有扶摇直上九千里的大鹏,也有飘忽不定的梦中蝴蝶,还有躺在荒烟蔓草里的骷髅头骨。庄子绚烂多姿的文笔无非是想说:心灵是自由的,不要让外界的干扰蒙蔽了自己;人生本来就是幸福的,不要给它加上太多人为的枷锁。在人们越来越依靠科技、工具,对自然的破坏越来越严重的今天,《庄子》就越来越体现出返璞归真的纯洁光辉。

庄生梦蝶

真正的逍遥,不依赖于心外之物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这是我们中学就学过的一篇课文,想必大家并不陌生。

在这篇《逍遥游》里,庄子为我们讲述了一个大鹏自由自在驰骋的故事。当现在的孩子们天天面对做不完的功课、考不完的试,面对老师的责罚、父母的期望时,文章里大鹏那种逍遥的境界便让很多人为之羡慕,想:“要是我能像它那样就好了。”

关于庄子所谓的逍遥,历史有很多种解释。一种说法是,像大鹏这样的生活,自由自在,那是最逍遥的。可是还有人说,大鹏能够一飞九万里,真是逍遥到极点了,但大鹏能够飞翔,也是借助了风的力量,谈不上真正的逍遥。后来庄子又说,列子是个神人,但他也得御风而行,借助外物,所以神人、神兽都不算是逍遥。

那么,什么才是真正的逍遥呢?

大自然中,有一种奇怪的虫子,叫列队毛毛虫。法国昆虫学家法布尔曾经仔细研究过这些毛毛虫。它们从卵里孵化出来之后,就成群集结在一起生活。在外出觅食时,通常是一只队长带头,其他的毛毛虫便用头顶着前一只伙伴的屁股,一只贴一只排成一列或两列前进,这支队伍的最高纪录是600只。为预防自己不小心走岔路跟丢了,它们还一面爬一面吐丝,等到吃饱了,它们又排好队原路返回。法布尔先把队长拿走,但后边的一只迅速补上,继续前行;又把它们的丝路切断,虽然会暂时把它们分开,但后边的那队会到处闻,到处找,只要追上前边的队伍,马上就会合二为一。

法布尔所做的实验中,最有意思的是引诱毛毛虫走上一个花盆的边缘。毛毛虫一走上去就沿着边缘前进,一面走一面吐丝。令法布尔惊讶的是,这群毛毛虫当天在花盆边缘一直走到筋疲力尽才停下来,其间曾经稍作休息,但是没吃也没喝,连续走了十多个小时。

第二天,守纪律的毛毛虫队列丝毫不乱,依然在花盆边缘上转圈,没头没脑地跟着前边走。第三天、第四天……一直走了一个星期。所有的虫子几乎要累死、饿死了。第八天,有一只毛毛虫掉了下来,这一群虫子才重返家园。

虫子的盲从依赖是多么的可笑、可悲!其实,放眼世界,人又何尝不是如此?起哄、跟风、随大流、亦步亦趋、凑热闹、依赖他人是许多孩子做人做事的习惯。看到别的同学买了“好记星”,也要让爸爸妈妈给自己买一个;看到其他同学学钢琴,于是暑假也要让爸爸妈妈送自己去学,等学了一半,看现在同学们都去学画画了,于是又放下钢琴买画笔去了。也许这就是很多孩子不能成功的原因。他们遇事盲从、依赖他人、没有主见,就像墙头草,没有自己的原则和立场,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会干什么,自然与成功无缘。所以,真正的逍遥应该是独立,不依赖别人生活。

庄子在《齐物论》中写道:“今日吾丧我。”这句话里的“吾”和“我”不都是“我”的意思吗?当然不是,吾在这里指这个人,而我在这里指这个人的内心。一个人如果没有了自己独立的思想意识,便成了“丧我”,变成了一个行为意识完全依赖于他人的人,这样的人,很难找到真正的自由。

谁在哪方面不独立,谁就在哪方面没有了自由。所以说,要想自由自在,首先就应该放弃事事依赖他人的念头,这样,我们才不会受限于人,更不会成为他人的傀儡和负担。

专注让生活游刃有余

如果对一件事倾注了一腔热血,结果却不能获得成功,我们难免会产生惋惜、悔恨之心。相信很多人有过“三分钟热度”的经历:兴致勃勃地去练下棋,下完棋了练跳舞,跳舞学了半个月又改成练书法,可是换来换去却总是不能成功,当看到别人精湛的棋艺和优美的书法时,又会怨天尤人:“老天对我太不公平了。”真的是老天偏爱那些成功的人吗?我们不妨来看看庄子是怎么看待那些有一技之长的人的。

庄子记载的能工巧匠特别多,这些人都具有高超的技艺和专注的精神,也往往能够让别人受到启发。下面我们就请出两位。第一个出场的是著名的“神刀手”庖丁。

庖丁是一个厨师,他最擅长的技艺是宰牛。他杀牛的时候,动作就像舞蹈一样,发出的声音符合音乐的节奏,一头整牛放在他手下,一眨眼的工夫就大卸八块,而他好像一点力气都不费一样。

梁惠王问他:“你的技艺为什么这么高超呢?”

庖丁说:“开始我宰牛的时候,眼里所看到的就是一头牛;可是三年以后,我看到的已经不是整牛了,而是牛的身体部件。我眼睛里看到的是牛的骨头缝、肌肉的间隙,所以进刀的时候十分顺利。有的厨师用刀砍骨头,所以一个月换一把刀;有的厨师用刀割肌肉,所以一年换一把刀,可是我的刀只游走于缝隙之间,所以这把刀用了19年,杀了几千头牛了,刀刃还锋利得很。我杀牛没有别的经验,只是‘目无全牛’而已。”

如果没有专注的精神,很难想象庖丁能将分解牛的工作做得如此出神入化。

另外一个高手是一个老人。

这个老人没有别的本领,只会用粘杆去粘蝉。但是他粘蝉的本事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就像用手去拾一样简单。

据说有一次刚好圣人孔子经过,见到老人粘蝉的样子感到很新奇,就问:“您粘蝉的本领是怎么学的呢?”老人说道:“我练习的时候,在竹竿头上放弹丸,从两个放到五个,让它们不掉下来,这样本领就练成了。我粘蝉的时候,身子静止不动,像石头一样,手臂拿着竿子,像枯枝一样。虽然万事万物那么多,我眼里只有蝉翼,我不因外物的变化而影响我对蝉的专注,怎么会粘不到呢?”

从这两个故事当中我们不难看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工作的时候全神贯注。虽然外界有各种事物,但是都不足以影响他们对目标的关注。庖丁眼里只有牛,老人眼里只有蝉。正因为这样,他们的技艺才出神入化,达到了别人所不能及的境界。

庄子在这里讲技艺,其实他借讲技艺,谈了一种生活态度,那就是专注。学生学习不够专注,成绩就不会好,这个道理大家都知道,可是具体做起来有的孩子却总是做不到,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外界的诱惑实在是太多了,稍不注意就会分散精力,去做那些没有价值的事情。可是对于一个想要成功的青少年来说,没有专注精神,就等于在自己成功的路上堵上了一块大石头。

伯乐年老了,秦穆公要他推举一位继承人,他就推荐了九方皋。

秦穆公叫九方皋去找千里马,过了一段时间,九方皋来回报说:“马已经找到了,在沙丘。”

秦穆公说:“是一匹什么样的马啊?”

九方皋说:“是一匹黄毛的母马。”

秦穆公就叫使者去牵马。使者到了一看,却是一匹黑毛的公马,赶紧回报。秦穆公生气地对伯乐说:“你推荐的人连马的毛色、公母都分不清,还怎么相马呢?”

伯乐说:“这就是他比我高明的原因啊。毛色、公母,对一匹马是不是千里马有什么影响呢?他看马,忽略了那些没用的东西,直接看到了马的本质。不信您把马牵来,看我说的对不对。”

马牵来了,果然是一匹千里马。

九方皋善于抓住本质,这正得益于他的专注。所以想要成功的孩子也一样,应该把精力集中在自己要做的事情上,这样看起来会暂时失去一些东西,但是要知道,只有专注地做事,才有可能获得成功。

患得患失,就很难再稳操胜券

庄子是一个散淡的人,他在书中反复强调,任何事情,太放在心上,就容易把握不定。

我们知道夏朝的后羿是一个善于射箭的人,据说远古时天上有10个太阳,后羿张弓搭箭射下了9个。各地还有很多长蛇、怪兽、怪鸟,后羿都一个个地把它们射杀了。所以夏王让后羿做了官。可是后面的故事,你却不一定知道。

有一天,夏王把后羿请去,说:“我听说你射箭的本领很高超,现在我想请你表演一下。”说着,就让人竖起一块一尺见方的兽皮和一个直径一寸的靶子。后羿弯弓搭箭刚要射,夏王说:“等等,我们来打个赌,你如果射中了,我就赏给你一万两黄金;如果射不中,我就削夺你一百里的封地。”

后羿听了,心里忐忑不安,勉强拿起弓,搭上箭,向兽皮射去,没有射中,又射了一箭,还是射不中。夏王就问其他人:“后羿一向是百发百中的,今天却连一下也射不中,这是因为什么呢?”有一个人回答说:“后羿之所以射不中,是因为他心里有了得失之心。他既要为射中得到一万两的黄金而喜,又要为射不中削夺一百里封地而忧。要是能免除这些外在的喜忧的话,那么天底下的人都能成为无愧于后羿的射手了!”

后羿之所以射不中,是因为他把黄金和封地看得太重了。庄子也讲过关于射箭的事情,他说:

列御寇为伯昏无人表演射箭,只见他拉满弓弦,又放置一杯水在肘上,嗖地射出第一支箭,紧接着又搭上了一支箭,刚射出第二支箭,而另一支又搭上了弓弦。在这个时候,列御寇的神情肃穆,浑身一动也不动,就像铁打的一样。伯昏无人看了看,微微一笑,说:“你这只是有心射箭的射法,还不是无心射箭的射法。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看看在那个地方你还能不能射箭。”

于是伯昏无人登上高山,脚踏一块高高的石头,下临百丈深渊,然后再背转身来慢慢往悬崖退步,直到一部分脚掌悬空,这才拱手恭请列御寇跟上来射箭。列御寇伏在地上,吓得汗水直流,衣服都湿透了。

列御寇之所以不敢射,是因为他把身体看得太重了他心里充满顾虑,害怕失去性命,因而无法全力以赴。所以平常我们不是不能把事情做好,而是在做事的时候,让太多的东西分散了精力,患得患失。比如考试的时候,有的人会在做题的时候想:“要是这次没有考好,爸爸说给我买的电脑就泡汤了。”“要是不及格,妈妈一定会打我的。”就这样,瞻前顾后心绪不宁,等回过神来的时候,考试都快结束了。其实只要低下头来一门心思做好眼前的事,放下一颗得失之心,事情反而会向我们期望的方向发展。

人心总是贪婪的,越是没有能力去拿的东西,越是拼命地想去拿。可是拿得起来,却又放不下,徒然增加心灵的负担。我们经常听说,很多中小学生因为成绩不好而出走、自杀,正是因为无法面对一时的失败酿成的悲剧。当然,这也不能完全责怪孩子自己放不下考试的成败,家长对孩子的期望太高也是一个重要因素,今天想让孩子考全班前十名,明天就想让孩子考全班第一……这样不断升级的要求,使孩子患得患失,反而难以发挥出好的水平。

河道越窄,水流越急,决堤的危险就越大;反之,拓宽河道,加深河床,河水就会自由地流淌,不再漫出堤坝;粗大的栋梁之材,一定生长在宽阔的林场;从小被绑缚成形的盆景,一定是弯弯曲、奇形怪状的,而这也正是人成长的道理,把自己放在开阔的环境中,不去考虑太多的得失才能获得更好的发展。

但是,不苛求不等于不求,庄子教我们自然的道理,决不是无所作为,而是把握好最关键的目标,斩除不必要的欲望,这样才能超乎众人之上。

所以,有的时候我们应该学习庄子,他心极热,而眼又极冷,面对纷繁复杂的世界,他总是目空一切,从容淡泊,用一种平和的心境去获取成功。

名利,幸福的画皮

庄子为我们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有一天,他拿着渔竿,在濮河边钓鱼,这时远处来了两个人,驾着华丽的马车,走过来对庄子说:“请问您是庄周先生吗?我们是楚国的大夫,国王派我们来,请您前去做官。希望您能随我们前往,到了那里,富贵荣华就不用提了。”

可是谁知道,庄子拿着渔竿,连头也不回地说道:“我听说楚国有一只神龟,死了已有三千年了,国王用锦缎把它包好,放在竹匣中,珍藏在宗庙的堂上,早晚还向它朝拜。请问,这只神龟是宁愿死去留下骨头让人们珍藏呢,还是情愿活着在烂泥里摇尾巴呢?”

那两个人说:“情愿活着在烂泥里摇尾巴。”

庄子说:“请回吧!我要在烂泥里摇尾巴。”

于是两个官员只好灰溜溜地离开了。

庄子是一个睿智的哲人,他看到,富贵给人带来的乐趣,远没有自己在自然中获得的乐趣大,自己置身山水之中、天地之内,自己做自己的国王,心灵控制自己的身体,何苦要放弃这个国王的位置,去做别人的奴仆呢?即使他真的做了世俗的国王,又怎能比自己天地中的国王自由呢?庄子一生,追求的是无限的自由,他歌颂本真,痛恨虚伪,在他那里,自然把世俗的名利看做浮云一般。

可是现实中的我们呢?看一看自己的生活,年纪轻轻的我们也不免发出“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感慨:为了成绩和名次,我们已经不堪重负。

庄子知道,一旦用心谋取功名,就必然会失去自由。古时,地位最高的莫过于皇帝了,可是,即使做了皇帝,也不一定自由,反而是被束缚在深宫大院中,不得舒展。历史上的皇帝有几百个,生活养尊处优,可是长寿的不多,夭亡的倒不少。超过80岁的,只有包括清朝乾隆皇帝和唐朝武则天在内的五个人;相反,50岁以下就死去的倒有一半以上。与此现成鲜明对比的是历史上的书画家、文学家们,在他们的生活中,一本好书就是一杯清茶,名利在他们眼中就如同过眼云烟,所以他们反而能够不受名利的束缚,自得其乐。杜甫就曾写下“丹青不知老将至,富贵于我如浮云”的句。这样看来,优裕的生活、显赫的地位与幸福的程度并不成正比。

人在追求名利和地位的时候,难免会说违心的话,做出违心的事情。我们都知道蒲松龄笔下的画皮的故事,一个不属于人类世界的鬼魂,披上人皮去赢得赞美和爱慕,最终还是要将这一切奉还。包裹在名利之中的幸福也是如此,看上去很美好,真正得到了,却不是原先所想的滋味。

对青少年来说,名利的滋味可能还很少感受,但是对名利的直观好感已经产生了:我们会羡慕舞台上的明星一呼百应,羡慕有显赫身世的同学,羡慕比尔·盖茨的富有,羡慕电影上那些开着自己的游艇畅游海洋的富人们。我们只看到了他们光彩的一面,却没看到他们努力的一面,或者是孤独的一面。

很多人终其一生去寻找名利,在不久于人世的时候,才发现最重要的是如何生活,如何去爱别人,并得到别人的爱。青少年的人生之路还很漫长,不如从现在开始,就放开功利的想法,踏踏实实地开始自己的生活。

拂去心上的尘埃,保留一颗童心

庄子在《马蹄》中写道:“马,蹄可以践霜雪,毛可以御风寒。龁草饮水,翘足而陆,此马之真性也。虽有义台路寝,无所用之。及至伯乐,曰:‘我善治马。’烧之剔之,刻之雒之,连之以羁絷,编之以皂栈,马之死者十二三矣。饥之渴之,驰之骤之,整之齐之,前有橛饰之患,而后有鞭之威,而马之死者已过半矣。”

这段话的意思是说:马这种动物,它的蹄子可用来践踏霜雪,毛可用以抵御风寒。它吃草饮水,翘着后腿跳,这些都是马的真情性。纵使有高大的台和殿,对于马而言并没什么用处。到了伯牙出现,他说:“我会管理马。”于是他用烙铁烫它,剪它的毛,削它的蹄,烙上烙印,络头绊脚把它拴起来,编入马槽中,马便死去十分之二三了。然后,他又饿它、渴它,让它驰骋、奔跑、训练、修饰。马有衔铁的拘束,又有皮鞭竹策的威胁,马就死掉大半了。

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本性。人之初,性本善,人人都有恻隐之心,当看到伤心的画面,我们也会难过;看到弱小的动物受欺凌,我们也会忍不住帮它赶走凶猛的敌人。这是爱心的自然流露,是隐藏在我们心中的善良种子。可如果后天得不到很好的培养,甚至因为羞怯和犹豫而扼杀这种天性,爱心就会逐渐消失。

一个雨天的早晨,天空还下着蒙蒙细雨。一位年轻妇女带着她五六岁的儿子走进了一家快餐店,他们坐下点菜时又进来一个背微驼,穿着一件破烂的上衣的人。那人缓慢地走向一张狼藉的桌子,慢慢地检查每个盒子,寻找残羹剩饭。

当他拿起一块法式炸土豆条放到嘴边时,男孩对母亲窃窃私语道:

“妈,那人吃别人的东西!”

“他饿了,又没有钱。”母亲低声回答。

“我们能给他买一个汉堡包吗?”

“我想他只吃别人不要的东西。”

服务员很快拿来了他们要的两袋外卖食品。

就在他们快要走出店门的时候,男孩突然从他的袋里拿出一个汉堡包,轻轻咬了一小口,然后跑到那人坐的地方,把它放在他面前的桌上。

这个乞丐很惊讶,他感激地看着男孩转身、消失在雨后湛蓝的天空下。

小男孩在新面包上轻轻地咬了一口,是因为他担心自己的施舍会被乞丐拒绝,连施舍都显得小心翼翼甚至卑微,这样一种心灵,还有谁不会为之感动呢?童心就是这样一种珍贵、纯净的东西,让人感到温暖。明朝的著名学者李贽提出了“童心”说,他认为心的最初状态,是“绝假纯真”的。人在幼年的时候,开始接受外界的事物,于是童心逐渐蒙上了尘土。长大后,知道名利是好的,就开始去追逐,追逐不到就伪装自己,做了坏事知道会受到惩罚,于是就撒谎掩盖。这样,一个人离纯洁的“童心”就越来越远了。几十年过去,一个人看似已经成熟,其实他的内心早已变质。如果心灵已经腐化,空有成熟的躯壳,又怎能快乐地生活呢?

青少年现在还怀藏着一颗若隐若现的童心,也许已经被一些经历改变,但只要愿意,我们还是可以放开过去的种种不愉快,抛开那些抱怨和误解,做一个纯粹的人。在内心深处保留一块净土,对美好的事物由衷地赞美,对优秀的人从心底发出赞扬之声,对丑恶的事物从心底里唾弃,能够识别是非真假,坦诚地做人。这样,自己才能保持旺盛的生命力。

呵护生命,不仅需要呵护身体

庄子寿终于83岁,这个年纪在战国时期算是非常高寿的了。他一生不仕,过着贫困的生活,甚至以编草鞋来维持生计,但是从来没有因为清苦的生活而感到不满;相反,他是那个时代难得的“自娱自乐”之人。他的哲学思想和养生之道融为一体,给处于困境中的人指引了一条“康庄大道”。因此,《庄子》不仅是一本道家的经典、传统哲学的泉眼、浪漫文学的先锋,同时也是一本关于养生的书籍,而且庄子本人提出了传统养生的核心思想——养心。

养心就是要培养和呵护自己的心灵,在庄子看来,养心主要要做到平淡、寡欲和清静,这三个方面,其实是相互交融的。

平淡就是平易恬淡。庄子说“平易恬淡则忧患不能入,邪气不能袭,故其德全面神不亏。”与平淡相对的,就是刺激,大喜大悲,起起伏伏。而这也都是因人的欲望太强烈,内心得不到满足所致,因此也就要寡欲,控制自己的欲望,看破一切虚名,这样才能保持内心的清静。

一个乐观的人往往精神焕发,朝气蓬勃,而一个悲观的人却往往委靡不振、形如病夫。那些带着厚厚的镜片,“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如今已经越来越不被社会认可了,只有身心强健的人,才能够经受重重考验,经得起成败得失。对于我们来说,培养一个健康的心灵同培养强健的体魄一样,都是对生命的呵护。

那么,我们怎样来呵护心灵呢?庄子也给我们提出了一些建议。

首先,我们要学会顺应自然。在《庄子·养生主》中,开篇就写道:“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已而为知者,殆而已矣!……缘督以为经,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养亲,可以尽年。”前半段的表层意思是,人们的生命是有限的,但知识的海洋浩瀚无边,用自己有限的生命去追求无限的知识,是危险的。既然如此,还要不停地去追求,那就会陷入更加危险的境地而难以自拔。这实质上是在告诉人们,不要过分积极地追求身外之物,它不仅是难以如愿以偿,而且会摧残身心健康。因此,人们应当听从庄子的告诫:“缘督以为经。”意思是说,人们必须顺应自然的“中道”以处理人与外物的关系,不要拼命追求外物。紧接着他所讲的庖丁解牛的寓言故事也含有顺应自然之意,要求人们做任何事都要摸索事物的规律,以避开是非与矛盾的纠缠,因而“故事”的结尾说:“善哉!吾闻庖丁之言,得养生焉。”只要人们能顺应自然、不过分苛求,就可以找到养生的秘诀。

要呵护心灵,另外要学会的就是忘却情感。对心灵影响最大的就是情感的变化。时而喜极而泣,时而怒发冲冠,时而柔肠寸断,时而仰天长啸,这样的情感变化都是在给心灵施加压力,让欢喜悲痛一次胜过一次,这样就会有损身心。

庄子给我们举了一个例子。老聃死后,“有老者哭之,如哭其子;少者哭之,如哭其母”。他想,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聚在一起来哭丧呢?这是由于他们把生死看得太重,从而情不自禁地对死者哭诉起来。其实,生与死都是很自然的事,生是应时,死是偶然,有什么值得悲哀的呢?人们应当认识到,喜生悲死是违反常理的,只要安于天理和常分,顺应自然和变化,解脱生老病死的苦乐,那么哀伤或欢乐就不会进入人们的心怀了。

另外,不要为物累,不要因贪图外物而损害自己。一个不为名利所羁绊的人,会获得健康而永葆青春。范仲淹说“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也是保持心灵豁达的一条原则。

庄子自己就是以十分超然的态度来对待人生的。他生活贫苦,衣衫褴褛,有时候,甚至不得不向别人借米来下锅,但这些都不影响他的心情。庄子的妻子死后,朋友来悼念的时候,看见庄子不仅不哭,反而敲着瓦盆唱歌。朋友生气地问他为什么不哭,他说:“我开始也觉得很伤心,但是想想,人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又是怎样离开这个世界的。人还因为气聚在一起,现在气散了,她回到了自然中,我应该高兴啊。”

庄子当时并不了解生命科学,因此用“气”来解释人的身形,虽然这在今天看来并不科学,但是这种看法给了当时的庄子心灵慰藉,让他从失去亲人的悲痛中得以解脱。也正是这种乐观对待生死得失的态度,让庄子写出了后人评价的“天下第一才子书”《庄子》。

  • 上一篇资料:
  • 下一篇资料:


  • 中国古代作家辞典  ☆ 小学古诗文初中古诗文高中古诗文古诗词大全中华句典宝库分类古诗主题诗词鉴赏














    【古诗文翻译网】 yw.eywedu.com ——传播经典文化,浸染心灵之德,绽放美丽人生
    【文言新视界,经典大舞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