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学 初中 高中 诗词 国学 文化 散文 经典全译 查字典 诗意朗读 古籍今译 国学大师


您现在的位置: 古诗文翻译网 >> 中国文化 >> 中国古代著名战役 >> 正文

  郑成功复台之战【点击数:


  “红夷”侵占台湾

  台湾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根据史书记载,早在三国时代,祖国大陆就和台湾(当时称夷洲)开始有了交通。隋朝时,台湾叫做“流求”,一直沿用到宋、元。明朝称鸡笼、东番,万历二十七年(公元1599年)才正式称为“台湾”。唐、宋以后,东南沿海特别是福建人民,不断渡海移居台湾,和高山族人民一起,共同开发了这个宝岛。元朝时,我国在台湾设立巡检司,把台湾正式列入版图。明朝继承元制,仍在台湾设立地方政府(巡检司),并派军队驻在它的前哨基地澎湖列岛。但到17世纪,由于明朝政治腐败,军备废弛,这个宝岛却不断遭到西方殖民强盗的侵略。明天启四年(公元1624年),“红夷”(明朝人称荷兰殖民者为红夷)侵入台湾西南的鹿耳门港,修建了台湾城(今台湾安平)。第二年,又侵占了新港社、蚊港,修建了赤嵌楼(今台湾台南)。又过一年,西班牙殖民者也侵占了鸡笼(今台湾基隆)和淡水。后来,荷兰人撵走了西班牙人,霸占了整个台湾。荷兰殖民者在岛上实行残酷的殖民统治,把占领区的土地全部据为己有,称为“王田”,收纳高额租税。同时开展传教活动,对台湾人民进行奴化教育。台湾人民不断起义反抗。其中永历六年(公元1625年),郭怀一领导的反荷斗争,是规模最大的一次。当时汉族和高山族16000多人,手持锄头、铁铲、木棍、猎枪,攻城夺邑,打得红夷东奔西窜,狼狈不堪。这次起义最后虽然被荷兰侵略者血腥镇压下去,却显示了中国人民反对外来侵略的意志是不可侮的。

  郑成功决策东征

  郑成功(公元1624—1662年),原名郑森,字大木。少年聪敏,英勇有为。父亲郑芝龙,福建泉州南安县人,明末官至都督同知(武官名,是五军都督府之副长官);母亲田川氏是日本人。天启四年(公元1624年),也就是荷兰殖民者侵入台湾的这一年,成功出生。公元1645年,清军入关,明唐王朱聿〔yu玉〕键在福州称帝,改元隆武。封郑芝龙为建安伯。芝龙带着成功前去朝见。唐王问他应当如何救国?成功回答说:“岳飞说过,‘只要文臣不爱钱,武将不怕死,天下就可以安定了’,依臣看来,这两句话在今天还是特别重要的。”唐王听后,大加赞赏,赐他姓朱,改名成功,并命他做禁军提督,从此民间都称郑成功为“国姓爷”。次年,清军大举攻入福建,唐王被俘,郑芝龙无耻地投降了清军。这时郑成功还只有22岁。他痛心于国破家亡和人民苦难,便举起了“杀父报国”的大旗,和他的战友们乘船到达南澳(今广东南澳)募兵反攻,夺取了厦门(原名中左所,成功改名思明州)作为抗清根据地。接着又攻克漳州(今福建漳州市),福建人民纷纷聚义响应。

  荷兰殖民者侵占台湾后,不但破坏了我国领土的完整,而且由于它的掠夺和骚扰活动,已经严重影响到郑成功的海上贸易和粮饷之源,因而对他的抗清复明斗争也构成了严重威胁。郑成功对荷兰殖民者的强盗行径极为愤慨,在他起兵抗清后不久,即暗下决心要收复台湾。永历十三年(公元1659年),郑成功率师北伐南京失败后,退守金门、厦门一带,他常常以厦门地狭为忧,为了继续他的抗清复明事业,决定举兵东征,收复台湾,作为新的抗清基地。

  正当郑成功计划驱逐荷兰殖民者的时候,有一个名叫何廷斌(一作何斌)的人,从台湾来到厦门求见郑成功。何廷斌是福建南安人,原是郑成功父亲郑芝龙的部下,后来在台湾给荷兰人当翻译,对台湾的情况十分熟悉。他向郑成功献策说:“台湾沃野千里,四通外洋,收复这个宝岛可以扩大您的抗清根据地,支助您的军饷供应。当地的黎民百姓饱受‘红夷’的欺凌压榨,早就想动手消灭他们。以您的威望带兵去攻取,如同狼驱群羊,一定能够把‘红夷’赶走”。并献上一张台湾设防情况的详细地图,表示他可以引航带路。何廷斌提供的情况坚定了郑成功收复台湾的决心,对斗争的胜利起了相当重要的作用。此后,郑成功虽曾多次与部将研究攻取台湾的计划,但因未能形成统一意见,所以未能立即行动。

  明永历十五年(清顺治十八年,公元1661年)正月,南明桂王朱由榔逃往缅甸,大陆各省基本上被清军占领。郑成功感到形势紧迫,收复台湾,已再不能迟疑,于是召集文武部属,再次讨论进军台湾问题。在众将的一致赞同下,立即着手进行渡海作战的准备工作。

  登陆禾寮港

  永历十五年(顺治十八年,公元1661年)三月初一,郑成功在战斗准备工作就绪之后,决定命令他的儿子郑经留守厦门,亲自率领大军东征。临出发前,郑成功在金门举行了隆重的“祭江”誓师仪式。除了文武将士以外,老百姓也扶老携幼前来参观,并送别亲人。二十三日(公历4月21日),郑成功率大军25000人(一说40000多人),战船100多艘(一说300艘),从金门料罗湾出发,但见帆樯蔽日,旌旗如云。数百船舰,首尾鱼贯,浩浩荡荡地向东南挺进。第二天,大军到达澎湖海面,狂风暴雨突然袭来。郑成功传令船舰暂停前进。但是一连一个星期,暴风越刮越大,并无稍杀之势。有的部将建议继续停泊,但是为了早日收复国土,郑成功当机立断,决定冲破狂风骇浪,按照预定计划,于三十日(公历4月28日)晚,下令大军冒雨从澎湖开拔,于次日拂晓航抵鹿耳门港外,候潮应风而进。

  台湾海岸线很长,可以登陆的地点很多,郑成功选择鹿耳门登陆台湾,是经过周密考虑的。鹿耳门位于赤嵌城、台湾城附近,一入鹿耳门,就可以控制赤嵌城及其港口,断敌出海之路。但鹿耳门形势非常险峻,由鹿耳门外海进港只有两条航路:一条是一鲲身和北线尾岛中间的南航道。这条航道,口宽水深,但有敌舰防守,荷兰人在台湾城上又置重炮控制了航道,要想通过,需要付出很大代价。另一条是北线尾岛北部的鹿耳门航道,即北航道。这条航道,阔仅里许,迂回折,水中沙石淤浅,是荷兰殖民者疏于防范的一条航道。通过此航道,可在赤嵌楼北部的禾寮港登陆。郑成功决定从北航道突入,他所以作出这样抉择,一是了解荷军在此并未设防,二是有何廷斌等熟悉航路的人作向导,并掌握了该处的潮汛情况。

  四月初一中午,鹿耳门海潮大涨。郑成功“密令何廷斌坐在船头,按图纡回”(江日升《台湾外纪》卷十一)而进,使大小战舰顺利地通过鹿耳门,进入内海,将船舰分布在台江之上。荷兰侵略者对郑军这种出乎意料的行动感到束手无策,惊叫“兵自天降”。当晚,郑军突破海面上荷兰夹板船和赤嵌楼炮台火力的拦阻,只用了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就在赤嵌西北约10里地的禾寮港登上了海岸,切断赤嵌楼与台湾城之间的联系,并扎下营寨,准备从侧后进攻赤嵌楼。台湾各族人民闻讯接踵而至,“男妇壶浆,迎者塞道”。(杨英《从征实录》)争先恐后地用各种运输工具帮助郑军登陆,表现了台湾人民殷切盼望和热烈欢迎祖国军队收复台湾的热情。


  台湾人民箪食壶浆迎接郑成功

  迫降赤嵌楼

  郑军顺利登陆后,就使荷兰殖民者盘踞的赤嵌楼和台湾城,处于分隔被围状态。当时,荷兰侵略军头目揆〔kui奎〕一据守在台湾城,城中守军约有1100人。据守赤嵌楼的头目是荷兰侵略军司令官描难实叮,城中官兵也只三四百人。此外,在台湾城附近停泊的荷兰船仅有“赫克托”和“斯·格拉弗兰”号两艘战舰,一艘领航船及几只小艇。荷兰侵略者妄图凭借船坚炮利和城堡坚固,乘郑军立足未稳,打退郑军。

  在海面上,荷兰殖民者以其主力战舰“赫克托”号率领其他几艘舰只前来阻击郑军,郑成功集中60艘战舰将其团团包围,展开激烈的炮战。郑军战舰的装备虽然不及荷军,但战士们异常勇敢,他们从四面八方向“赫克托”号进行猛烈轰击,安平港外,炮声隆隆,没有多大工夫,“赫克托”号首先被击沉,“船上的货物和士兵全归于尽”(C.E.S《被忽视的福摩萨》卷下)。其他荷舰企图逃遁,被郑军战船紧紧咬住围攻,结果,一艘缩回台湾城下,一艘被熊熊的烈火吞没,一艘在被击败后逃往荷兰占领的巴达维亚(今印度尼西亚雅加达)。在陆上,四月初三日(公历5月1日)当郑军登陆北线尾(是一个不到一平方公里的沙滩)后,荷兰殖民者派舰长贝德尔上尉(《从征实录》叫他拔鬼仔)率领240名鸟铳兵,乘船急驶北线尾,上岸后即分两路列队前进,连放排枪,神气十足。这时,郑军在北线尾的部队约有4000人,郑军将领陈泽以主要兵力从正面迎击,另派七八百人,从侧翼绕过小山,向敌人后面抄袭。荷兰侵略军腹背受敌,当场被打死118人,拔鬼仔也一命呜呼了,只有少数人逃回台湾城。在赤嵌楼守军的要求下,揆一又派另一船长阿尔多普上尉率领200名士兵渡海去增援,乘舢板到达赤嵌附近,企图阻挡郑军的登陆,结果遭到郑军优势兵力的攻击,大败而归。

  郑成功大败荷兰侵略军后,便以12000人的兵力围困赤嵌楼。荷兰守将描难实叮写信向驻守台湾城的荷酋揆一求救,信上只有两句话:“中国兵是从天上来的,我们很危险,很危险!”郑成功命令每名士兵各备一束干草,准备火攻赤嵌楼。派通事吴迈通知赤嵌楼荷酋描难实叮:“如果不投降,将放火烧城”。描难实叮在“孤城援绝,城市乏水”的情况下,无法再守,被迫率领300多名官兵出城投降,赤嵌楼被收复了。

  围城打援光复台湾

  郑成功占领赤嵌楼后,即分兵从水陆两个方面进攻台湾城,首先占领台湾城的外市区,困守在台湾城内的荷兰侵略者一片混乱,退据堡垒,企图继续顽抗。为了减少损失,郑成功派人送信给揆一,想争取他自动放下武器,献城投降。揆一见情势不妙,阴谋玩弄缓兵待援的诡计。他向郑成功表示愿意年年纳贡,并献上犒师银10万两,要求郑成功退兵。但这种妄想长期强占台湾的卑鄙伎俩,遭到了郑成功的断然拒绝和严正斥责。郑成功正告荷兰侵略者:“台湾一向属于中国,很早以前就为中国人所经营,现在我亲自前来索取,来自远方的荷兰人,自然应该把台湾归还给主人。如果进行顽抗,我将被迫用最大的力量来实现收复台湾的主张,到时荷兰的东印度公司必须承担这次战争的全部费用。”明确地指出了中国人民收复国土的严正立场。同时,郑成功也看得很清楚,如果不给侵略者点厉害,敌人是不会投降的。郑成功下令向台湾城发动猛攻,炮击达四小时之久,台湾城的胸墙受到严重破坏,击伤许多荷军。但由于台湾城是用糖水调灰垒砖筑成,厚处达六英尺,加上荷军火炮密集,一时不易攻破。为了减少战士伤亡,郑成功决定采取长围久困、且耕且战的方针,断绝台湾城对外陆上的交通,等待城中粮尽,迫使荷军出来投降。

  在围困台湾城的同时,郑成功为了解决军粮补给问题,一面派遣杨英和何廷斌深入各乡、社查抄荷军所藏米粟,一面不断派人回金门运粮。同时还命令围城部队实行就地屯垦,全体官兵“有警则荷戈(武器)以战,无警则负耒(农具)以耕”,自己动手生产,解决粮饷,严禁侵犯民田,这些措施深深地受到台湾人民的拥护。台湾城附近的高山族人民纷纷前来欢迎和援助郑成功,配合郑成功大军打击敌人。有一次,有14名荷兰士兵流窜到新港地方,高山族人蜂拥而上,把他们全部消灭掉。台湾人民还给郑成功通风报信,并引导郑军堵塞台湾城的水源,来坐困敌人。由于台湾同胞的拥护和支援,郑成功大军前进道路上的障碍被扫清了。

  荷兰殖民者在灭亡之前,依然企图进行绝望的挣扎。他们从巴达维亚派来一支包括10艘兵船、700名士兵的援军,由大将卡尤率领。郑成功命令部将率领大队战船,奋勇冲杀,把敌人打得焦头烂额,狼狈不堪。这一次战斗共缴获敌人战船二艘,炮艇三艘,击毙、杀伤和俘虏敌军480名,残兵狼狈逃往远海。

  在郑军的围困之下,台湾城的荷兰侵略军由于疲惫和饥饿,兵士患血痢、坏血症、水肿等疾病,每天都有死亡,战死和饿死、病死的达1600余人,最后城中仅剩下600名可以参加战斗的士兵。郑军则进行休整,不断加筑工事,架设巨炮,准备大举攻城。城内荷军待援无望,士气更加低落,为了活命,陆续“投奔”郑军,郑成功从降兵口中了解到荷军设防情况,进一步修订了攻城计划。

  十二月初六日(公元1662年1月25日),郑成功下令发动最后总攻击。郑军不顾荷兰殖民军的顽抗,经过两小时的炮击,终于夺取了台湾城的外堡,完全截断了台湾城的对外交通。揆一在水源被断绝的情况下,走投无路,只好挂起白旗,向郑成功乞降。十二月十三日(公元1662年2月1日),揆一在投降书上签字,向郑成功交出台湾城及大炮、粮食和其他军用物资。几天后,他率领残兵败卒和官吏商人,灰溜溜地滚出了台湾。至此,沦陷了38年的我国领土台湾,重又回到祖国的怀抱。郑成功驱逐荷兰侵略者收复台湾的伟大斗争,终于取得了最后的胜利。郑成功驱荷复台的英雄业绩,将彪炳史册,永远为后人所纪念!


  • 上一篇资料: 没有了
  • 下一篇资料:


  • 中国古代作家辞典  ☆ 小学古诗文初中古诗文高中古诗文古诗词大全中华句典宝库分类古诗主题诗词鉴赏














    【古诗文翻译网】 yw.eywedu.com ——传播经典文化,浸染心灵之德,绽放美丽人生
    【文言新视界,经典大舞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