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学 初中 高中 诗词 国学 文化 散文 经典全译 查字典 诗意朗读 古籍今译 国学大师


您现在的位置: 古诗文翻译网 >> 中国文化 >> 中国古代戏曲 >> 正文

  “南洪”和“北孔”【点击数:


  李玉和李渔是明、清之际剧坛上的两员健将,他们分别在创作和理论方面卓有建树。到了清代康熙年间,又有两颗巨星在我国剧坛上升起,这就是著名的“南洪”和“北孔”。

  “南洪”即洪昇(公元1645—1704年),字昉思,号稗畦,浙江钱塘人。自幼聪颖过人,才华横溢。24岁赴京入国子监就学,意在求取功名。然而由于发生“家难”,坎坷不断,使洪昇陷于困顿潦倒之中。加上他恃才傲物,秉性疏狂,一直功名无望。他不肯为统治者歌咏功德,却积10余年的辛苦,写下抒发兴亡之感的《长生殿》传奇。康熙二十八年(公元1689年),因为在佟皇后的丧期内演唱该剧,被御史弹劾,引起一场轩然大波,被国子监除名削籍。洪昇携眷返杭,从此寄情山水而疏狂如故。不久,从外地观剧归来,乘舟不慎落水而死。洪昇年轻时便“以诗鸣长安”,、散很多,剧作12种,今存《长生殿》、《四婵娟》二种。

  《长生殿》是洪昇代表作,前后花了15年辛勤劳动,于康熙二十七年(公元1688年)最后完成。此剧敷衍的是李、杨爱情和天宝遗事。这是个家喻户晓的老故事,自中唐以来就有不少人、小说家、戏家以此为题材创作了各种形式的作品。有的把李隆基(唐明皇)、杨玉环(杨贵妃)从帝王、后妃的历史人物净化、美化为钟情的传说人物,着重写他们生死不渝的“钗盒情缘”;有的把唐明皇看作好色的昏君,视杨贵妃为误国乱阶的尤物,不避史家秽语,写他们淫乱的私生活。洪昇不去重复前人,而是另辟新路。剧本前半部分主要写杨贵妃如何得宠和“固宠”。杨玉环靠着秀丽的姿色、超群的伎艺,赢得唐明皇的宠爱,被册封为贵妃。但唐明皇的风流多情,常使她发出“白头之叹”。直到《密誓》一出,两人在双星之下订了海誓山盟,才真心相爱。李、杨得到了爱情,但也带来严重的后果。杨玉环得宠后,杨氏一家鸡犬升天。杨国忠“外凭右相之尊,内恃贵妃之宠”,气焰嚣张,任意胡为。杨氏兄妹“竞豪奢,夸土木”,挥霍民脂民膏。为博取妃子一笑,不惜从千里之外的岭南派专使进献鲜荔枝。驿马星夜奔驰,一路上不知践踏多少禾苗,撞死多少百姓!由于唐明皇“占了情场,弛了朝纲”,终于酿成“安史之乱”和“马嵬之变”。不仅给国家和民族带来巨大灾难,就连这一对真心相爱的“冤家”也难逃悲惨结局。

  剧本后半部分吸取了民间神话和传说,采用浪漫主义手法,让李、杨二人一个在人间,一个在天上,继续精诚相爱,刻骨相思,并对往事追悔、自责。“一悔能教万孽清”,终于感动了天孙织女,让他们在月宫里团圆,将一幕人间悲剧幻化成奇特、美丽、不落俗套的大团圆结局。

  《长生殿》对李、杨爱情具有清醒的认识。作为帝妃之间的生死爱恋,李、杨之爱既不同于《西厢记》中崔、张的“有情人终成眷属”,又不同于《牡丹亭》中杜、柳之间的“生生死死为情多”,也不同于《红楼梦》中宝、黛的“木石姻缘”。李、杨的爱情“逞侈心而穷人欲”,建立在“后宫佳丽三千人”的不幸和黎民百姓的痛苦之上。一个为了“终老温柔”,一个追求“一门荣幸”,很难做到纯真专一,白首偕老,地久天长。必然会“占了情场,弛了朝纲”,“乐极哀来”的命运是不可避免的。李、杨既是“安史之乱”的受害者,又是李唐王朝由盛转衰,人民惨遭战乱痛苦的罪魁祸首。然而,《埋玉》之后,杨贵妃化为“神山仙子”,唐明皇也变成一个沉溺于“钗盒情缘”的痴情人物。剧本调动一切艺术手段,对李、杨作了净化和美化,使人们忘掉了他(她)们的罪恶,对他(她)倾注了深切的同情。这样,《长生殿》既未单纯地歌颂李、杨之间坚贞不渝的至情,又不是一味地否定“帝王家罕有”的情爱,而是真实地描写了李、杨之间的特殊关系,在一定程度上摆脱了历史成见。没有极力美化唐明皇,也没有沿袭“女色亡国论”,把杨贵妃看作乱世的妖孽,将“安史之乱”的罪责推到她身上。

  《长生殿》是一部热闹《牡丹亭》,不仅歌颂了“精诚不散”、“真心到底”的“儿女情缘”,而且表彰了“感金石、回天地、昭白日、垂青史”的“忠臣义士”,把儿女之情扩大到家国、社稷之情。节度使郭子仪在国难当头之时,心怀忠义,力挽狂澜,灭贼复国,完成了“再造唐家社稷,重睹汉官威仪”的大业,不愧为胸襟磊落、整顿乾坤的英雄。雷海青和李龟年只是个梨园乐工,却怀着强烈的爱国之心。安禄山占领洛阳,满朝文武贪生怕死,争去投降不迭,雷海青却怀抱琵琶,冲了安禄山的太平筵宴,并用琵琶投掷贼首,壮烈而死,表现出崇高的民族气节和英雄气概。李龟年流落江南,沿街弹唱,面对着满目荒凉的河山,倾吐着国破家亡的无限感慨。

  《长生殿》不仅包含着深刻的意蕴,而且具有高超的艺术造诣。“以绝好题目,作绝大文章”(梁廷柟《曲话》),称雄于清代剧坛。洪昇以宏大的艺术概括力将芜杂的素材进行了合理的取舍和剪裁,然后加以艺术的想象和虚构,既符合历史真实,又不拘泥于史料。全剧以李、杨爱情为主线,以“安史之乱”作为穿插,爱情线和政治线交错进行,运用虚笔、仄笔、侧笔、闲笔,勾勒描绘,形成规模宏大、跌宕起伏、对比鲜明的结构和格局。“悲欢离合,错综参伍。搬演者无劳逸不均之虑,观听者觉层出不穷之妙。自来传奇排场之胜,无过于此。”(王季烈《螾〔yin引〕庐谈》)

  《长生殿》的清丽流畅,富有意美、韵律美。论文词,篇篇都是好文章。论曲子,阙阙支支都是好曲子。全剧使用的几百支曲牌各具特色,变化无穷,且符合人物性格和情境氛围。因其审音协律,所以便于讴歌。“一时朱门绮席,酒社歌楼,非此不奏,缠头为之增价。”(《长生殿·徐灵胎序》)尤其是《长生殿》的《弹词》一出,悲凉慷慨,字字如倾珠落玉,虽铁石人亦不能不为之断肠,不为之下泪。《弹词》与李玉《千忠戮》中的“八阳”并称,有“家家‘收拾起’,户户‘不提防’”(《弹》首句是“不提防余年值乱离”)的佳话。

  “北孔”,即孔尚任(公元1648—1718年),字聘之,号东塘,自号云亭山人、岸堂主人。山东阜人,孔子64代孙。他是个早熟的奇才,工赋,博典籍,杂学旁收,隐居于曲阜城北石门山中,过着“养亲不仕”、林居多暇的生活。他37岁的时候,康熙南巡,途经曲阜祭孔,隐居不仕的孔尚任被荐举在御前讲经,深得康熙赏识,特授国子监博士。不久被派往淮安、扬州疏淮治水,结识了南明遗老,游历了南明故地,凭吊了梅花岭、秦淮河、燕子矶、明故宫、明孝陵。所见所闻加深了他的民族意识和爱国思想,为写作《桃花扇》作了充分的准备。四年期满回京后,与顾彩合作《小忽雷》传奇,进行了一次艺术实践。然后历13个寒暑,三易其稿,于康熙三十八年(公元1699年)写成《桃花扇》,立即轰动京师。康熙皇帝索剧审阅。次年春,孔尚任即以“疑案”被谪官,重新回到阜隐居,郁郁寡欢而终。

  孔尚任诗文甚多,却因《桃花扇》而赢得不朽盛名。此剧取材于当时人们记忆犹新的“明季国初之事”。它以复社文人侯方域和秦淮名妓李香君的爱情故事为线索,以南明兴亡为中心事件,将朝政得失、文人聚散交织成一部雄伟悲壮的史,展现了明末动荡不已、纷繁复杂的社会生活画面。歌声檀板之中隐含褒扬诛贬之义,从而“知三百年之基业,隳〔hui挥〕于何人?败于何事?消于何年?歇于何地?”达到“惩创人心,为末世一救”(孔尚任《桃花扇小引》)之目的。

  像《长生殿》一样,《桃花扇》包蕴着深沉强烈的兴亡之感,并借“离合之情”抒发出来。剧本把侯方域和李香君的爱情置于激烈而复杂的政治漩涡之中。李香君虽然身居娼寮,却具有与一般歌妓不同的见识与品格。她热爱故国,痛恨权奸,敬重东林、复社文人。新婚之夜,当她得知妆奁〔lian连〕来自阉党阮大铖后,毅然拔簪脱衣,摔到地上,并斥责侯方域的软弱。阉党强迫她嫁给新贵田仰,她一口回绝,头撞翠楼,血溅扇,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自己的清白。她把自己比作击鼓骂曹的女祢衡,酒筵上义正辞严地揭露马士英、阮大铖的罪行,刚烈之气咄咄逼人。被打倒在雪地上,依然骂不绝口,真是一副铮铮侠骨!侯方域虽然有些软弱、动摇、糊涂,但在李香君的激励下,积极投身抗清复明斗争,被权奸投进监狱也未投降变节。出狱后,立即到南京寻找李香君。当他们历尽艰辛,再次相逢于栖霞山上时,在张道士的棒喝下,毅然割断儿女情根,双双出家入道。“曲终人杳,江上峰青,留有余不尽之意于烟波缥缈间,脱尽团圆俗套”(梁廷柟《话》),具有苍凉的悲剧氛围。

  《桃花扇》“借离合之情,抒兴亡之感”,表现了善恶、正邪、清浊、美丑之间的殊死搏斗,全面评价了南明兴亡的历史。和《长生殿》一样,剧中充满了否定本阶级的悔恨、儒家理想的幻灭,与对历史和人生空幻悲凉的感伤情绪。他们上承汤显祖的浪漫主义精神,热切地呼唤人间至情,但远不如汤显祖那样乐观、酣畅、淋漓。对李自成农民军的仇视态度,则表现出作者的时代和阶级的局限性。

  《桃花扇》是一部庞大严谨、内容宏阔的历史剧。那么纷纭、复杂、多变的人物事件,竟被作者举重若轻、巧妙自然地组织到一起。脉络清晰,浑然一体,“通体布局,无懈可击”(吴梅《中国戏概论》),不愧为佳构杰作。特别是那把桃花扇,不仅纠结着侯、李的际遇,而且联系着时代的风云,真是“南朝兴亡,遂系之桃花扇底”(《桃花扇本末》)。

  《桃花扇》拥有庞大的人物形象体系,几十个人物无不绘声绘色:李香君之刚烈、史可法之忠直、柳敬亭之任侠、侯方域之软弱善良、马士英之庸鄙贪婪、阮大铖之机敏滑贼、杨龙友之八面玲珑……全都跃然纸上,栩栩如生。

  《长生殿》和《桃花扇》是我国历史剧的双璧。它们像两块丰碑,最后显示出明清传奇的实力,成为传奇由盛而衰的转折点。“南洪北孔”之后,明清传奇的光华渐渐熄灭了。


  • 上一篇资料:
  • 下一篇资料:


  • 中国古代作家辞典  ☆ 小学古诗文初中古诗文高中古诗文古诗词大全中华句典宝库分类古诗主题诗词鉴赏














    【古诗文翻译网】 yw.eywedu.com ——传播经典文化,浸染心灵之德,绽放美丽人生
    【文言新视界,经典大舞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