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学 初中 高中 诗词 国学 文化 散文 经典全译 查字典 诗意朗读 古籍今译 国学大师


您现在的位置: 古诗文翻译网 >> 中国文化 >> 中国古代戏曲 >> 正文

  其他爱情婚姻剧【点击数:


  爱情婚姻是人生的重要内容,也是文学艺术的永恒主题。元杂剧中表现爱情婚姻的剧目极多,除了脍炙人口的《西厢记》之外,《墙头马上》、《倩女离魂》、《留鞋记》也是著名的爱情剧。

  《墙头马上》是白朴的代表作之一,演裴尚书之子裴少俊奉唐高宗之命,前往洛阳挑选奇花异卉,骑马经过李总管花园墙外,李总管之女李千金正站在墙头观赏春景。二人顾盼生情,投寄扇,当晚在花园幽会,遂后悄悄逃离洛阳,来到裴少俊家后花园居住。七年后,生下一双儿女,偶然被裴尚书发现。在裴尚书相逼下,裴少俊写下休书,李千金丟下一双儿女,回到娘家。后来,裴少俊状元及第,到洛阳为官,欲与千金相认,裴尚书也承认儿媳。但李千金嫌裴家父子势利、薄情,严辞拒绝。后来,在一双儿女苦苦哀求下才和好如初。此剧根据白居易《井底引银瓶》诗意创作,但反其意而用之,突破白维护封建礼教——“止淫奔也”的思想局限。通过裴少俊、李千金的恋爱故事,歌颂了封建社会青年男女对爱情的追求,肯定了自由恋爱的合理性。李千金虽出身于名门仕宦,却不受封建礼教的桎梏,一反闺阁少女的羞怯与矜持,敢于自择佳偶,不顾一切地以私奔形式来实现婚姻自主。她当面驳斥裴尚书对她的指责和诬蔑,揭露裴尚书的冷酷和虚伪,叛逆精神十分强烈。像她这样独特而鲜明的性格在元杂剧中并不多见。


  墙头马上

  郑光祖的《倩女离魂》取材于唐代陈玄祐的传奇小说《离魂记》。故事说的是张倩女与王文举指腹为婚。17岁那年,王文举前来拜见岳母,倩女心为之动,情为之牵;但母亲嫌文举家道中落,没有功名,不肯招赘,逼王文举进京赶考。别离后,倩女怅然若失,感伤而病,游魂离体而去,直追到恋人身边。文举担心“奔则为妾”,“有玷风化”,哀求她返回。倩女却坚定地结伴而行。后来,王文举中了进士,与倩女灵魂衣锦还乡,灵魂与本人合为一体。倩女得到了爱情和幸福,但她为此付出多大的代价!她不仅要以整个身心去对抗封建礼教,还要让灵魂脱壳去完成对理想的追求。“理之所无,情之所有”。《倩女离魂》的情节很奇特,浪漫主义色彩很鲜明,但符合“痴情幻觉”的逻辑。这出戏并没有脱离现实生活,它相当真实地展现了被压抑的青年女子的内心世界。通过肉体与灵魂双重心态的对比,使人感受到被禁锢的沉重和挣脱罗网后的畅爽。郑光祖是元代后期享有盛名的杂剧作家,其语言当行而不俚俗,优美而不晦涩,细腻而不纤巧,精美而不雕琢,既符合人物性格,又富于的美感。倩女灵魂追赶王文举一折,通过灵魂的唱腔,既描绘了秋天江岸的月夜景色,又刻画出灵魂慌忙赶路的神态和思念情人的焦急心情。那淡淡的月光,轻轻的烟雾,好似薄薄的纱幕笼罩在江面上,构成一幅迷离恍惚的画图,与飘飘忽忽的灵魂融为一体,把人带入幽静、深邃、奇幻的艺术境界……

  《留鞋记》是曾瑞的代表作,剧中女主人公王月英是胭脂铺王婆婆的独生女儿。她自幼丧父,和母亲守着一爿〔pan盘〕小店过活。秀才郭华喜欢月英的纯真质朴,常借买胭脂的机会与她相见。二人相约元宵之夜同游相国寺。但当月英赶来时,郭华酒醉未醒。月英等到四更天,只好用手帕包了一只绣鞋留在郭华怀里。郭华醒来不见月英,十分后悔,吞帕自杀。包拯审案,王月英上堂认鞋,从郭华口中拽出手帕,郭华慢慢苏醒,面见包拯,说清原委。在包拯主持下生旦团圆。王月英泼辣大方,敢做敢当,相思太苦,便约郭华幽会。当丫环提出担心时,她毫无羞色地说:“何须寻月佬,则你是良媒”。“便犯出风流罪,暗约下雨云期,常言道风情事哪怕人知?!”公堂上,包拯教训道:“未嫁闺女不该做出这种勾当。”月英回答说:“本待望同衾〔qin亲〕共枕,倒做了带锁披枷,这一切风流话靶,也是个欢喜冤家。”她把卓文君等女性当作自己的榜样,大胆地坦露心迹,理直气壮地维护正当的爱情,反映出市民阶层妇女的觉醒,具有火辣辣的气质和风采。

  男女间追求爱情自由、婚姻自主的民主精神还表现在人、神恋爱故事之中。李好古的《张生煮海》和尚仲贤的《柳毅传书》是元代神话爱情戏的双璧。《张生煮海》写潮州秀才张羽出游到石佛寺,借寓读书,清夜抚琴抒怀。东海龙王三女琼莲闻琴声而来,书房相会,并赠鲛绡帕作为定情之物,约于中秋之夜相会。龙王不允,张羽十分失望。仙姑同情这对恋人,赠给张羽三件法宝:银锅、金钱、铁勺。教张羽以铁勺舀海水,放入银锅,将金钱置于水中,架火煮之。锅内水少一分,海里水干十丈。龙王受不住熬煎,定会答应婚事。张羽依计而行,但见海水沸腾,水族乱成一团。龙王果然来石佛寺与张羽讲和并应允婚事。张羽进龙宫和琼莲喜结良缘。

  《柳毅传书》写洞庭湖龙女三娘嫁与泾河小龙。泾河小龙宠爱婢妾,将龙女三娘遗弃。公婆又听信谗言,罚她到泾河边牧羊,受尽苦楚。落榜秀才柳毅回家途中遇到龙女三娘,同情她的遭遇,并帮她捎信,请她父母前来搭救。龙女三娘的叔叔钱塘龙王听说侄女受苦,顿时火冒三丈,驾起云头至泾河惩罚了泾河小龙,救回侄女龙女三娘。洞庭龙王欲招柳毅为婿,柳毅拒绝。回到家中,老母已为他择妻卢氏之女。新婚之夜,柳毅发现卢氏之女原来就是龙女三娘。龙女用飞虹搭成彩桥,迎接柳毅母子到龙宫安居。


  张生煮海

  上述两剧充满神奇瑰丽的浪漫主义色彩,充分肯定了男女双方的品德和追求,歌颂了爱情的伟力,人对神的胜利。龙女琼莲热爱人世生活,敢于冲破礼教藩篱和人神界限,私订终身大事。张羽热恋龙女,为寻找心上人,跋涉于山崖海角之间,煮沸大海,迫使龙王求饶。柳毅热情纯洁,急公好义,为搭救弱者,千里传书,不辞劳苦。龙女三娘的形象尤为光彩。她虽身遭不幸,并不屈服于命运的安排。经过勇敢而又执著的追求,终于苦尽甜来,得到幸福。《张生煮海》描写海上风光充满情画意。《柳毅传书》结构严谨,悲喜交替,剧情波澜起伏,摇曳多姿。描写两龙交战场面,烟诡云谲〔jue决〕,有声有色。

  此外,表现帝妃之恋的《梧桐雨》(白朴)、《汉宫秋》(马致远)也都享有盛誉。《梧桐雨》是一出描写唐明皇与杨玉环爱情的悲剧。优美,尤以对人物心理刻画的细腻、逼真见长。唐明皇雨夜哭祭玉环一折,写尽了情与恋、思与念,感伤的心境与秋雨滴在梧桐叶上的氛围交织在一起,凄凉萧瑟,哀婉欲绝。

  《汉宫秋》叙述民女王嫱(字昭君)被选入宫后,因不肯贿赂画工毛延寿,毛故意丑化之,使她不得召见。一次,昭君弹奏琵琶,借以排遣心头愁闷,元帝偶闻,惊为后宫第一人,倍加宠幸。毛延寿畏罪,逃至匈奴,献出昭君画像,唆使单于索要昭君,并以大军入侵相逼。百官无能,汉元帝只得送昭君和番。元帝与昭君灞〔ba罢〕陵桥依依难舍,洒泪而别。昭君行至番汉交界处,投水自尽。元帝于宫中挂起昭君画像,寄托相思之情。梦中与昭君相会,醒来却听到孤雁哀鸣,更添愁闷。后来,单于将毛延寿送回汉朝,元帝下旨杀了毛延寿祭奠昭君。此剧取材于晋代葛洪《西京杂记》中的《王嫱》一篇,又吸收集中了众多描写昭君和亲故事的精华,将汉元帝作为悲剧主角来塑造,把汉元帝与王昭君的悲剧上升到国家兴亡、民族荣衰的高度。优美,情景交融,凄婉感人,是元中不可多得的精品,有英文、日文译本。


  汉宫秋

  元杂剧作家用优美的文笔,歌颂了男女间真挚纯洁的爱情,温馨和美的家庭;同时,作家的笔锋也触及到在以男性为中心的封建制度下妇女的悲惨命运,创作出一批负心戏,其中以杨显之的《潇湘夜雨》、尚仲贤的《负桂英》、石君宝的《秋胡戏妻》最为有名。

  《潇湘夜雨》演张翠鸾随被谪贬江州的父亲张天觉乘船至淮河渡,遇风船翻,父女失散。翠鸾被渔翁崔文远救起,收为义女,并与其侄儿崔甸士结为夫妻。二人海誓山盟,但崔甸士中状元后即背弃翠鸾,招赘于主考官家。翠鸾前往寻夫,被崔甸士诬为逃婢,刺配沙门岛。行至临江驿,大雨滂沱,翠鸾啼哭不已,惊动正在驿中避雨的廉访使——原来就是她失散多年的父亲张天觉。父亲奏免主考官,捉拿崔甸士夫妇,后经崔文远一再求情,翠鸾才又与崔甸士结为夫妻。这出戏揭露了崔甸士的丑恶灵魂、卑劣行径、狠毒手段,批判了他喜新厌旧、负心毁约的行为,反映了重大的社会问题。全剧以风雨贯穿始终,凄风苦雨衬托出翠鸾的悲惨境遇,增强了悲剧氛围。

  《负桂英》演妓女敫桂英收留下落第的书生王魁,并资助他读书上进。次年,王魁赴京赶考前,二人盟誓于海神庙,相约永不相弃。但王魁高中后背弃桂英,逼得桂英在海神庙前状告王魁,自缢身死,死后化作厉鬼捉杀王魁。这出戏浓墨重彩地塑造出敫桂英痴情如水、刚烈似火的性格。

  《秋胡戏妻》中的秋胡是春秋时鲁国人,与梅英新婚三日,便被征从军。夫妻一别10年,梅英含辛茹苦,奉养公婆。贫不改志,守身如玉,严辞拒绝财主李大户的逼婚,一心等着丈夫归来。然而秋胡衣锦回乡,在桑园遇到梅英时,因未认出,竟以黄金引诱,并用强力威胁调戏。梅英认出丈夫后,大失所望,骂他是“沐猴冠冕,牛马襟裾〔ju居〕”,并索要休书,后经婆婆苦苦劝解才原谅了丈夫。


  • 上一篇资料:
  • 下一篇资料:


  • 中国古代作家辞典  ☆ 小学古诗文初中古诗文高中古诗文古诗词大全中华句典宝库分类古诗主题诗词鉴赏














    【古诗文翻译网】 yw.eywedu.com ——传播经典文化,浸染心灵之德,绽放美丽人生
    【文言新视界,经典大舞台】☆ |